2016年4月6日 星期三

戳破國會和歐巴馬修正考試制度的假面具

Nicholas Tampio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Al Jazeera America / 2015-12-08

原文網址: http://america.aljazeera.com/opinions/2015/12/congress-and-obama-feign-a-course-correction-on-testing.html

重點摘譯:

最近,美國國會眾議院(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投票通過了"中小學教育法案(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Act, ESEA)"重新授權的"每個孩子都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 ESSA)",似乎把過去15年以來實行的聯邦教育政策給扭轉了過來。而參議院(Senate)也以極短的時間表決通過,並由Obama總統在2015年底之前簽署通過[註1]。

該法案規定教育秘書長"不應企圖影響、激勵或強迫"各州政府在數學和語文採用極具爭議的共同核心教育標準,而且聯邦政府也不應該決定教師評鑑中要採計多少比例的學生考試分數。此一舉措看似要終結高利害關係的共同核心(Common Core)測驗。

但不幸的是,國會仍堅持(繼續)實施以考試為本位的教育改革。ESSA和Obama的"測驗行動計畫(Testing Action Plan)"只不過是換了一種新招數,迫使各州政府獨自去面對因過度考試及課程被窄化而遭到全國家長和教育工作者反抗的窘境。

美國教育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在最近公布的一項聲明稿中致歉道:"不必要的考試...浪費了太多的教學時間,也給教師和學生製造了過大的壓力。"田納西州參議員Lamar Alexander也表示,ESSA是"過去25年來,(教育)主導權向地方所邁出的最巨大的一步。"

然而,儘管華盛頓州參議員Patty Murray表示,聯邦政府透過新法案"授予各州強有力的防護欄,以確保所有學生都能獲得優質的教育。"事實證明,所謂的防護欄所能提供給各州政府的自由程度,就好像乘客乘坐雲霄飛車一樣(譯者註:亦即被綁得死死的,毫無自由可言)。

由此可知,各州政府仍將在前總統George W. Bush時代簽署的"沒有一個孩子落後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的規範下,繼續執行考試制度,繼續針對3年級至8年級的學生進行數學和語文考試,以及繼續讓高中生在3年內進行1次數學和語文考試。

事實上,在與NCLB法案相較之下,ESSA將會迫使各州政府針對更多的學生考試。因為,ESSA允許各州政府提供比例不到1%的"顯著認知障礙"學生替代性的評量。結果,接受特殊教育服務的學生將因此而有高比率的人必須參加考試。而且該法案還施加各州政府更多的壓力,要求州政府做好測驗管理,並且採計非英語裔學生和少數族裔學生的考試成績,以達到績效責任制的目的。

此外,該法案還技術性地允許各州政府自行針對不參與考試者的比率訂定標準,但是,每年參與考試的各州學生人數比率仍必須符合至少95%的規定。意思就是,學生可以拒絕參加考試,但是只要參與考試的人數未達95%的標準,那麼該州政府就極有可能會喪失聯邦政府的教育資助。誠如部落客Mercedes Schneider所寫的:"聯邦政府試圖強迫(學生)考試,卻又不想肩負起強迫(學生)考試的責任。"

所以,怎麼有人會說新法案把過去14年來的教育政策整個大翻轉呢?

在新法案下,(雖然)聯邦政府不能要求各州政府應該採行何種學業標準,或者應該如何把學生的考試分數用在教師評鑑上。儘管如此,各州政府還是必須向教育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提交績效責任計畫,並取得該部的批准,而在績效責任計畫的運作下,考試分數勢必會比其他因素更形重要。而且,各州政府一定會針對辦學績效最後5%的學校採用"證據本位的介入(evidence-based interventions)"手段,於是,考試分數又會被拿來做比較。

簡而言之,各州政府可隨意選擇由教育秘書長批准的考試本位的績效責任政策,否則將喪失聯邦政府針對彼等貧困學區學校所提供的資助。為了掩飾田納西州參議員Sen. Lamar Alexander所指稱的對地方愈加控制的措施,教育部乃提出了為各州政府或學區設立"辦公時間(office hours)"的建議,以期彼等能夠"配合其政策目標和法案要求。"

新法案允許各州政府可以不配合"共同核心"嗎?

根據新法案的規定,各州政府必須採取"具挑戰性的州立學業標準(challenging state academic standards)"。Obama政府的考試計畫規定,評量系統應該測量學生的知識和技能是否達到"州立升大學及生涯準備標準(state-developed college- and career-ready standards)",此即共同核心長久以來的重點。因此,即便各州政府可以投資數億美元的資金發展出新的學業標準及與之搭配的測驗,但卻不能保證教育秘書長會批准那些批評政府教育政策的標準或測驗

然而,高利害關係共同核心測驗的倡議者則對新法案讚譽有加。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教育政策執行長Catherine Brown表示,該法案允許政府部門在關鍵領域得以設定某些參數,也使得法令的諸項要求得以執行。商業圓桌組織 (Business Roundtable)的John Engler則盛讚新法案讓考試分數在各州的績效責任系統中維持核心地位(a central feature)。第三條路(Third Way)的Lanea Erickson也讚賞新法案為遭受烈火圍困的考試政策即時提供足夠的水源。

從這些聲明可以瞭解到,他們對共同核心或測驗的想法並未改變。只要共同核心和測驗的責任從聯邦政府移轉到各州政府身上的作法有助於化解家長和教育者的敵意,這些倡議者是樂觀其成的。然而,他們卻完全誤解了導致拒考運動者群情激憤的真正原因。

共同核心之所以在家長間惹得沸沸揚揚,不是因為他們被工會洗腦,也不是因為他們希望學校將要求孩子的標準降低。而是,他們反對聯邦政府的教育政策導向於將課程窄化成要孩子針對語文和數學這兩個科目的標準化測驗做準備。唯有當這一切都能改變,否則所有的家長仍舊會為孩子能否獲得豐富、公平,且合乎需求的教育內容而大聲疾呼。

[註1]本文的寫作時間早於ESSA法案通過之前,因考量到刊登時該法案早已通過,因此以過去時態進行摘譯。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Nicholas Tampio任職於紐約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政治系,為美國著名政治學者及評論家,學術著作豐富,包括"康德的勇氣:在現代政治理論的啟示中邁進(Kantian Courage: Advancing the Enlightenment in Contemporary Political Theory)"、"德勒茲的政治視野(Deleuze's Political Vision)"等書,以及為數眾多的學術論文。除了學術著作外,Tampio也經常在"Huffington Post"、"Al Jazeera America"和"JSTOR Daily"等發行量極大的刊物上發表評論。目前,他正在撰寫一本關於民主和國家教育標準的書。

(*本書獲得原作者Nicholas Tampio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