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8日 星期五

共同核心能培養出世界級的學習者嗎?

Anthony Cody專訪 / Yong Zhao受訪

李明洋摘譯、改寫*

Living in Dialouge / 2012-05-06

原文網址: http://www.livingindialogue.com/yong-zhao-interview-will-the-common-core-create-world-class-learners/

重點摘譯:

問:根據您的觀察,有哪些力量在推動"共同核心標準(Common Core standards)呢?

答:來源有很多,從政治領袖到商業領袖,從政府部門到非政府團體,從學者到顧問,甚至還有來自教育組織的力量。共同核心標準運動就如同"沒有一個孩子落後(NCLB)"法案初創時期一樣,背後有著極為龐大的金錢和政治力量。當然,有許多人或團體從中賺取了不少的金錢及政治利益,也因此,這些組織和個人勢必要讓共同核心標準繼續走下去。

問:如果按照目前的計畫走下去,您認為5年後是否會有什麼不同的氣象呢?

答:要預測未來總會有風險。但如果歷史有任何跡象可循,那麼從NCLB法案和邁向巔峰計畫(Race to the Top, RTTT)的實施結果加以判斷,我會說從現在開始,直到5年後,美國的教育仍舊是既糟糕且過於老套。我們將會發現,即使砸下政府數十億美元的資金,花掉教師數百萬小時的時間,舉辦過無數場的專業成長研習及工作坊,也仍舊無法治癒美國的教育病症。更糟的是,我們很可能讓大多數的學校教師為了考試而教,以符合共同核心的要求。結果,課程將因此而極為狹窄,而學生的學習經驗也極為窄小。不管(目前)學校的教學創新還保留了多少,屆時都將蕩然無存。而我們全國的學子、教師和學校,除了符合共同核心標準以外,什麼也沒有了。

問:有些人認為,如果沒有訂定單一的高標準,那麼我們將使貧困及少數族裔學生繼續落後下去。對於這樣的看法,您如何回應呢?

答:缺乏"單一門檻(single bar)"的訂定從來就不是美國教育問題的主要原因。有非常多的證據顯示,美國的貧困及少數族裔學生之所以落後,原因就是貧窮和少數族裔本身,這乃牽涉到了社會正義及種族問題,必須整個社會和政府各部門一起來做,方能解決。例如,我們都知道,早期教育的功效很大,但是貧困及少數族裔的孩童必須等到5歲或6歲才會就學。也就是說,即使"單一門檻"的訂定確實會發生作用,那也已經太遲了。這些孩子上學後,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校外,在貧困的家庭及社區裡度過。更重要的是,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州立標準和評量並沒有改善貧困和少數族裔學生的學業表現。

事實上,我認為單一門檻本身就具有歧視性,因為這個門檻只青睞某種類型的能力,但其他(不受青睞)的能力卻也是相當可貴的。例如,某個初來乍到的移民家庭女孩,她的英語或許不如本地出生的同學,但她卻已經會說另一國的語言。如果只評斷她的英語能力,那麼她將是個"學習高風險"的學生。同樣的,對於一個具有音樂天分但數學能力卻不佳的孩子,如果使用單一門檻來評斷他,那麼他也同樣會是個"學習高風險"的學生。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曾經說過:"如果你用爬樹的能力來評斷一條魚,那麼牠的一生都將會相信自己是愚蠢的(if you judge a fish by its ability to climb a tree, it will live its whole life believing that it is stupid)。"或者不妨想像一下,用跳得有多高來評斷一個游泳選手,進而訓練他成為一個跳高者,那又會是個怎樣的情景?

問:如果沒有國家標準,那麼您認為我們該如何追求卓越呢?

答:在我的下一本書"世界級的學習者:教育創新與學生創業(World Class Learners:Educating Creative and Entrepreneurial Students)",我將針對這個問題做出解答。我的基本建議是,卓越是來自於每個個體,包括每位學生、每位教師、每所學校,以及每個社區。真正的高期待是來自於學生自己本身,只要我們賦予他們自主性,鼓勵他們把自身的才華、熱情、時間和努力用於回饋社會即可。在這本書中,我認為卓越的教育包括了3種成分,那就是個性(別)化學習,亦即學生自主學習,產出導向(product-orinted)的學習,以及以全球為校園。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Yong Zhao為國際知名教育學者、作家及演講者,專精於全球教育方法及應用,目前任職於美國奧瑞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擔任教育測量、政策和領導學系教授,發表學術文章百餘篇,以及出版20餘本書,包括2015年出版的"莫把人送去做機器做的事:導正科技融入教育的5個最大謬誤(Never Send a Human to Do a Machine's Job: Correcting Top 5 Ed Tech Mistakes)",2014年出版的"誰害怕大惡龍:為何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好(最差)的教育體系(Who's Afraid of the Big Bad Dragon: Why China Has the Best (and Worst) Education System in the World)",2012年出版的"世界級的學習者:教育創新與學生創業(World Class Learners:Educating Creative and Entrepreneurial Students)",以及2009年出版的"迎頭趕上或引領世界:在全球化時代的美國教育(Catching Up or Leading the Way: American Education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此外,他尚有經營部落格: http://zhaolearning.com.。

(*本文獲原作者Zaho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