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4日 星期二

(美國)國際留學生數量居全球之冠 學前教育安置率偏低

李明洋摘譯、整理

OECD / 2015-11-24

原文網址: http://dx.doi.org/10.1787/eag-2015-en

重點摘譯:

1.在高等教育學歷人口比率方面,2014年,美國25歲至64歲人口中,具高等教育學歷者佔44%,高於OECD平均(33%);其中,具短期高等教育學歷者佔11%,具大學學歷者佔22%,具碩士學歷者佔10%,具博士學歷者佔2%。其次,美國年輕群(25歲至34歲)中,具大學學歷者佔25%,高於OECD平均(21%)。再者,美國年輕族群中,預計一生中會取得高等教育學歷者的比率已從2005年的45%,上升至54%,高於OECD平均(50%);而美國當局在2009年訂定目標,預計美國2020年前使其年輕族群的高等教育畢業率達到世界第一,為此,當局預估在2020年底,該族群的高等教育畢業率將達到60%。此外,美國年輕族群具高等教育學歷者佔46%,高於OECD平均(41%);年長族群(55歲至64歲)具高等教育學歷者佔41%,僅次於以色列(47%)和加拿大(45%),也遠高於OECD平均(25%),為OECD各國中比率第3高的國家;而年輕族群與年長族群的差距僅5%,則為各國中差距最小的國家。

2.在高等教育畢業生方面,2013年,美國高等教育應屆畢業生中,取得副學士學歷者佔42%,遠高於OECD平均(18%),取得學士學歷者佔58%,則低於OECD平均(69%)。其次,美國攻讀副學士學位的兼職學生比率為54%,遠高於OECD平均(27%),為受訪各國中比率第4高的國家;雖然攻讀學士學位和碩士學位的兼職學生比率較少,分別為23%和46%,但仍高於OECD平均(學士為20%;碩士為26%)。再者,在高等教育應屆畢業生中,攻讀文學、人文社會學、商業、法律領域者佔53%,高於OECD平均(45%);攻讀科學、工程、製造和建築領域者則僅佔15%,低於OECD平均(23%)。此外,在攻讀科學或工程領域的高等教育畢業生中,取得副學士學歷者的比率比OECD平均低12%,取得學士學歷者的比率比OECD平均低5%,取得碩士學歷者的比率比OECD平均低10%,取得博士學歷的比率比OECD平均低2%。值得一提的是,美國攻讀副學士學位者就讀公立高等教育機構者約佔90%,遠高於OECD平均(59%);攻讀學士學位者就讀公立高等教育機構者佔66%,低於OECD平均(69%);攻讀碩士學位者就讀公立高等教育機構者佔46%,遠低於OECD平均(71%);攻讀博士學位者就讀公立高等教育機構者則佔62%,也遠低於OECD平均(80%)。

3.在留學生方面,2013年,全世界的國際留學生中,留學美國者佔19%,為各國之冠。不過,2000年至2012年間,前往美國高等教育機構就學的國際留學生人數從23%降至16%。其次,美國高等教育機構的國際留學生中,攻讀副學士學位者佔2%,攻讀學士學位者佔3%,攻讀碩士學位者佔8%,攻讀博士學位者佔32%。

4.在學前教育安置率方面,美國為OECD各國中學前階段幼童安置比率最低的國家之一,例如3歲幼童的早期教育安置率只有41%,遠低於OECD平均(74%);4歲幼童的學前教育安置率只有66%,也遠低於OECD平均(88%)。

5.在教程度與工作待遇方面,2012年,美國輕族群中,具高等教育學歷且其雙親也同樣具有高等學歷者佔27%,在OECD各國中排名第6高。2013年,美國具高等教育學歷工作者的薪資比具高中學歷工作者的薪資高出76%,遠高於OECD平均(60%)。具碩士或博士學歷工作者的薪資則比具高中學歷工作者的薪資高出143%,前者高出後者的幅度在OECD各國中名列第3位。美國不具高中學歷工作者中,薪資低於全國平均薪資一半者約佔45%,遠高於OECD平均(26%)。

6.在兩性薪資差異方面,2013年,美國25歲至64歲的女性工作者薪資約為同年齡男性工作者的73%,遠低於OECD平均(80%),在OECD各國中落居倒數第4位。具高等教育學歷的男性工作者薪資比具高中學歷的男性工作薪資高出87%;而具高等教育學歷的女性工作者薪資則只比具高中學歷的女性工作薪資高出70%。

7.在失業率方面,2014年,美國具高等教育學歷者的失業率僅3.7%,低於OECD平均(5.1%),具高中或後期高中教育學歷者的失業率為7.2%,低於OECD平均(7.7%),不具高中學歷者的失業率為10.6%,也低於OECD平均(12.8%)。

8.美國年長族群中,具有良好的通訊技術(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ICT)和解決問能力者高達20%以上,遠高於受訪國家平均(12%),為各國中比率最高的國家;而年輕族群具有良好ICT和問題解決能力者佔40%,則低於受訪國家平均(50%);兩族群差距為各國中差距最小的國家。

9.在教育支出經費方面,2012年,美國小學階段至後期中學教育階段的教育支出經費約佔國內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的3.6%,近似於OECD平均(3.7%)。其次,2008年至2012年間,即便美國高等教育階段平均每名學生的教育支出經費減少了9%,但支出經費佔GDP的比率則從2.5%增加到2.8%,高於OECD平均(1.5%)。再者,2008年至2012年間,美國高等教育機構的教育支出經費由私部門支應者由58.5%上升至62%,遠高於OECD平均(30%);其中,來自於學費及其他由學生家庭支付的費用即高達46%,僅次於日本(52%),在OECD各國中高居第2。正因學費高昂,使得美國本土學生的高等教育入學率僅51%,低於OECD平均(60%),而在2013學年度,攻讀學士學位的全職生中,沒有申請助學貸款、獎助學金者僅佔15%。

10.在教師待遇及相關資料方面,2005年至2012年間,美國小學教師的薪資減少2%,然而OECD平均薪資則是上漲3%;美國初中教師的薪資漲幅則高達10%,遠高於OECD平均漲幅(2%);美國高中教師的薪資漲幅為3%,稍高於OECD平均(1%)。其次,美國學前、小學和初中教師的薪資約為其他行業同等學歷全職工作者薪資的2/3,低於OECD平均;高中教師的薪資雖較高,約為其他行業同等學歷全職工作者薪資的71%,但仍遠低於OECD平均(91%)。再者,美國學前、初中和高中教師中,年齡低於40歲者分別佔44%、46%和41%,均高於OECD平均(學前為41%,初中為38%,高中為33%)。此外,美國初中教師平均每年教學時數高達981小時,遠高於OECD平均(694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