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6日 星期三

當芬蘭和美國的高中生相遇

Tim Walker原作

李明洋摘譯

Taught by Finland / 2015-07-17   

原文網址: http://taughtbyfinland.com/american-high-school-students-inspired-by-less-stressed-finnish-teens/

重點摘譯:

"壓力很大"是大多數美國高中生描述高中生活時所選用的語詞。而當我聽完他們的故事後,就知道原因了。

時間來到了六月下旬,我和幾位美國和芬蘭的高中生坐在一間赫爾辛基(Helsinki)市區飯店的大廳裡。這些來自加州(California)和喬治亞州(Georgia)的美國學生大約有30人,他們是來芬蘭進行校外參觀。

除了我以外,還有一名芬蘭教師。我督促著這場交換學生的會議順利進行,讓兩個國家的學生相互瞭解對方的校園生活。這場芬蘭和美國學生的對話深深地吸引著我。

"聽起來你們的人生似乎已經被安排好了,"一名留著金髮的芬蘭女孩對著美國同儕這麼說。然後她笑了一下,坦承道:"我甚至沒有想過要讀大學。大學?等等,什麼是大學?"

芬蘭學生顯然察覺到許多美國同儕正走在一條既定的人生道路上,那就是:高中表現理想,所以可以選擇進入理想的大學;所以可以取得一份理想的工作,還清積欠的助學貸款,並且買一棟房子;所以可以養家糊口,快樂地過生活。

"是啊,當我們進到高中讀書的那一刻起,我們就被告知有關大學的任何事了,"一名美國學生回答道。

有幾名美國學生承認,為了進入理想的大學,他們已經在上"(大學)先修課程(advanced placement, AP)"。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他們想讓自己畢業成績單上的成績好看一點,好被理想的大學所接受。而且,如果他們在先修課程的期末考表現良好的話,就可以抵免日後的大學學分數,而讓他們省下不少學費。

聽到此,在場的每個芬蘭學生都搔搔他們的頭,因為芬蘭沒有所謂的先修課程,而且大學學費都是由政府支應的。

這些美國學生說,先修課程的要求不僅繁重,而且必須表現比同學好也讓他們感到壓力沉重。

幾個來自加州的學生說,他們的先修課程會依照每個人的考試成績做排名。雖然沒有公布排行榜,但是同學之間會相互通報,而且新聞媒體也會報導前幾名和吊車尾的學生。所以,如果你的成績墊底,而且被全班同學知道,那高中生活將不是令人愉快的時期。

但是,讓許多美國學生感到壓力的,不是只有先修課程而已。為了讓自己更有可能申請到大學,人們多半會建議他們去參加諸如運動、藝術等課外活動。保持理想的平均成績(grade-point average, PGA),做社區服務,以及在"學術能力測驗(Scholastic Aptitude Test, SAT,或稱學術評估測試,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 SAT)"表現良好。盡量展現自己。雖然未必有人會告訴你這麼做,但這似乎是每個美國高中生都知道的基本資訊。

當這些加州學生描述他們的學校生活時,我的芬蘭同事轉頭輕聲地對我說:"那真是個不一樣的世界。"

當聽到芬蘭高中生只會經歷一場標準化測驗時,在場的美國學生都感到相當驚訝。擁有163年歷史的畢業會考是在芬蘭高中課程結束時舉行。母語是必考的科目,至於數學、瑞典語、地理、歷史、化學等科目則可由學生自選。他們至少必須考4個科目,也可以加考更多科目。

這些科目和美國學生接觸到的標準化測驗相當不同。例如,許多題目都要求學生進行論述。而美國學生則會因為考題不是選擇題而感到驚訝。這些偏重論述的試卷不像SAT和其他美國的標準化測驗那麼好批改,因為電腦沒辦法批閱論說文,但是這樣的作法更能評量到學生的理解能力。

在此引述幾個由Pasi Sahlberg教授所提供的2014年畢業會考試題:

1.某些政治家、運動員和名人曾公開為自己的言行表示遺憾並道歉。請你就社會和個人行為的角度,談一談道歉以及接受道歉所代表的意義。

2.請問你有讓身體成為你的嗜好嗎?

3.媒體競爭收視率,會有什麼後果?

4.請你選擇3個世界性的宗教,比較各宗教所發揮的作用,並說明各宗教的神聖象徵。

考試歷時三週,讓芬蘭學生有很多的時間完成測驗。記者Amanda Ripley在她所寫的"世界最聰明的孩子(The Smartest Kids in the World)"一書中指出,芬蘭語這一科的考試時間橫跨兩天。第一天,學生有6個小時分析一些文章,並針對文章寫一些簡短的評論。第二天,學生要從14個主題裡挑選出一個,然後再花6個小時寫一篇長篇論文。

當然,芬蘭學生也會想在畢業會考中表現良好而感到壓力,因為他們至少必須通過4個科目,才能順利畢業,但是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準備考試。我太太以前就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不上課,只靠自己讀書。

高中畢業後,芬蘭學子常常會先等一年,例如先出國旅行,探索世界,或是在其他國家工作,然後再去讀大學,但是美國學生卻鮮少有人會在畢業後不馬上讀大學。

而當芬蘭年輕人開始讀大學後,他們似乎也不想馬上畢業。當我第一天在芬蘭執教時,我遇到了兩位芬蘭同事,他們都花了10年的時間才完成教學碩士的課程。當我和這些美國高中生分享這段故事時,他們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是的,我的美國朋友,芬蘭確實是個不同凡響的世界。


作者簡介

Tim Walker為美籍芬蘭教師,目前任教於Helsinki一所公立學校,他將在芬蘭的所見所聞寫在自己經營的部落格"",與更多的人分享其見解。著有"Lost in Finland"和"Teach Like Finland: 33 Simple Strategies for Joyful Classrooms"等書。

(*本文獲原作者Walker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