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日 星期五

放手讓教師去教吧!

Pasi Sahlberg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Conversation / 2015-10-05

原文網址: https://theconversation.com/do-teachers-in-finland-have-more-autonomy-48371

重點摘譯:

不妨想像一下,倘若您花一整天的時間在一所典型的美國公立學校觀察每位教師的授課情形,然後,您也在芬蘭的公立學校裡做相同的事。您預期會看到些什麼呢?或許,您看到的許多東西都是相似的。但是,毫無疑問的,您將會注意到這兩者間有個極大的不同之處,那就是比起美國的教師,芬蘭的教師不太會去關心是否每個孩子(的表現)都達到了年級水準,都符合了家庭作業的標準,或已經為即將到來的標準化測驗做好了準備。

當我任職於芬蘭教育部(Finnish Ministry of Education)時,曾有一次負責招待來自美國的教育參訪團。他們來芬蘭做的事情就像我請您想像的一樣,花一整天或兩個整天觀察芬蘭教師的授課情形。參觀完後,他們都感到相當困惑。此外,他們認為芬蘭學校的氣氛很閒暇,很放鬆,教師在學校裡也有很多時間處理教學以外的事,而且人們相互信任。而最令他們感到意外的,則是芬蘭教師似乎比美國教師擁有更多的專業自主權

芬蘭教師真的比美國教師擁有更多的專業自主權嗎?

根據2013年OECD所做的"教與學國際調查(Teaching and Learning International Survey, TALIS)"報告的結果,有如下幾項發現:

首先,美國教師平均每週的工作時數為45小時,遠高於芬蘭教師的32小時;美國教師平均每週的授課時數為27小時,也遠高於芬蘭教師的21小時。如果根據2015年1月份由哥倫比亞大學教育研究成本效益中心(Center for Benefit-Cost Studies of Education at Columbia University)所公布的研究報告,則美國教師實際的教學時數將比芬蘭教師更多。這個現象顯示,平均而言,美國教師除了教學之外能夠與同事相互合作或自己能夠運用的時間,比起芬蘭教師及大多數OECD國家的教師要少得多

其次,有超過半數的美國初中教師指出,他們從來就沒有和同事進行協同教學,而有42%的教師從來就不曾和同事進行跨班級或跨年級的教學合作計畫。然而,這種單獨授課的情況並不表示他們擁有較高的專業自主權,可以從事自己喜愛的工作內容。

除了研究報告外,我們還可以從傾聽教師的心聲當中,來瞭解其專業自主的程度。為此,在教師節(Teachers Day)來臨時,我們應該多多關注教師的心聲,瞭解他們在學校的工作情況

那麼,我從教師的口中聽到了些什麼呢?

在芬蘭,教師通常會說他們的專業足以媲美醫師、建築師和律師。這意味著,他們認為人們希望教師在職場上的表現如同上述行業的專業人士,包括能夠進行專業的判斷,富有創造力,以及擁有自主權,有能力找到最有效的方法來幫助學生進行學習。在沒有共同教學標準及課程綱要極具彈性的情況下,芬蘭的教師可以一同設計屬於自己學校的課程內容。

更重要的是,芬蘭的教師表示,由於沒有高利害關係的標準化考試(譯者註:亦指升級或升學考試),所以教師可以根據自己的判斷,針對學生的學習情況進行評量。之所以如此,關鍵因素就是芬蘭教師和當局之間彼此"信任(trust)"。的確,專業自主權的樹立需要信任,而信任則賦予自主權生命。

許多前來芬蘭參觀的美國訪客告訴我美國教學現場的種種事情,他們說,美國的教師必須按照既定的教學內容授課。我在美國也看到教師要求學生反覆練習標準化測驗的試題以獲取好成績,他們說,他們別無選擇,因為考試的成績納入了教師評鑑的評比項目之中。此外,也有不少剛步入教職不久就選擇另謀高就的美國教師寄信給我,向我報平安。

全球教育改革運動(global educational reform movemen, GERM)是以學校的自主權拿來驅策教育的卓越和進步,這種現象在當前採行擇校(school choice)政策的瑞典、智利、英國、澳大利亞和美國等國家尤為盛行。對此,澳大利亞格拉頓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總結道:"就自主權而言,澳大利亞和其他國家都採行了錯誤的政策。"學校的自主權不應該和教師的專業自主權混為一談。任職於美國波士頓學院(Boston College)的Andy Hargreaves教授表示,所謂的學校自主權是指學校的擁有者或校長在沒有充分顧及社區或地區民意的情況下經營學校。在學校自主權高張的情況下,由於學校擁有者往往會為自己追求更大的利益,而導致教師的專業性和自主權的喪失。

我一直認為,美國的教師和芬蘭的教師並沒有孰優孰劣。在美國和芬蘭,他們之所以成為教師都有著相同的理由,那就是他們都想為孩子的人生盡一已之力。也就是說,我並不認為美國教育的問題是出在於教師的素質不佳,解決美國教育的問題也不是去找出最優秀和最聰明的人,讓他們擔任教職。

但我認為,整體教育體系的品質絕對可以高於教師的素質。教學就像團體運動,並不是個人競賽。或許,表現卓越的教育體系給予我們的最大啟示就是,教師需要的是更多的專業自主權,換句話說,就是更多的自由而不是官僚化。就讓他們放手去教吧!


作者簡介

Pasi Sahlberg為芬蘭籍教育學者,擔任芬蘭國際行動與合作中心(Finland’s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Mobility and Cooperation)主任,並兼任Helsinki及Oulu大學教授。此外,亦是國際著名教改學者,曾任職於世界銀行(World Bank),並被許多國家聘請為教育改革顧問。著有暢銷書"Finnish Lessons: What Can the World Learn from Educational Change in Finland"及該書續集"Finnish Lessons 2.0: What Can the World Learn from Educational Change in Finland?"

(*本文取得Sahlberg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