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9日 星期二

每天都上半天課的芬蘭1年級學生

Tim Walker原作

李明洋摘譯*

Taught by Finland / 2014-01-18

原文網址: http://taughtbyfinland.com/first-grade-in-finland-every-day-is-a-half-day/

重點摘譯:

當我還在大波士頓(Greater Boston)區擔任小學1年級教師的時候,我的芬蘭籍妻子Johanna很喜歡跟我說關於芬蘭學校的事情。其中,大多數的內容聽起來宛如神話一般。

根據Joanna的說法,芬蘭的孩子到了7歲才上小學,通常上學的時間只有4個小時。她在芬蘭赫爾辛基(Helsinki)的一位摯友,同樣也是小學1年級的教師,每週的工作時數大約是30小時,其中還包括設計課程的時間。

多年來,我一直不願意相信她所說的,因為身為美國小學1年級的教師,我的現實生活和她所說的實在是天差地遠。

我班上的學生,許多人的年紀比他們的芬蘭同儕整整小上一歲或兩歲。我們的上學時間有7個小時。不像Joanna的朋友,我每週得花50個小時在教學和設計課程。我一直都不相信還有另一種可能的情況,直到我來到芬蘭教書為止。

在芬蘭學校的走廊上,我常常在中午12點目送著1年級學生背著書包回家。即使學校早在去年8月就已開學,但對我來說這仍然是很奇異的景象。因為,在我以前任職的學校,這等同於上半天課而已。然而,對芬蘭1年級的學生來說,這是司空見慣的事。

在美國任教時,我發現下午是一天當中最難熬的時段。當我的學生在下午1點左右午餐和下課時間結束後返回教室時,我注意到他們的精神明顯下降。而且不只他們,就連我也感到精疲力竭。

在下午時段,我常想讓這些年幼的學生進行一些非結構性的遊戲。有的時候,我還會聽到他們訴說著以前在幼兒園如何自由自在地進行遊戲。而在一週中少見的半天課裡,他們則總是洋溢著興奮之情。

雖然我的美國學生渴望進行非結構性的遊戲,但我覺得這麼做是有罪的,因為我(當時)認為,自由自在地遊玩並非學習,是相當幼稚的。即使後來學生和我找到了如何應付下午的時段,但我很想知道芬蘭學校又是採取怎樣的模式。芬蘭學校有辦法提供學生足夠的時間既學習又遊玩嗎?

在芬蘭,雖然我教的是5年級,但我還是可以花上幾個小時在1年級教室進行教室觀察,並且和1年級的教師協同上課。我發現,芬蘭1年級的課堂同樣從事學習活動,我也沒有看過有哪位1年級的教師在課堂上進行非結構性的遊戲活動。

然而,我看到的是學校結構性地提供機會給孩子,讓他們盡可能地遊玩。芬蘭學校每堂上課時間雖然也是1個小時,但根據芬蘭法律的規定,每堂課必須提供孩子15分鐘的休息時間。舉凡休息時間,幾乎每個年幼的學生都會到教室外面和朋友一起遊玩。

在2008年出版的一本名為"寫給教育工作者的兒童和青少年發展(Child and Adolescent Development for Educators)"的書中,作者Judith Meece和Denise Daniels表示,學校生活中提供規律性的休息時間,讓學生得以從事社交和肢體活動是明智的作法。研究也顯示,休息時間有助於學生在課堂集中注意力。

芬蘭1年級學生每天的上學時間只有4個小時,而這些休息時間又明顯地減少了課堂上的學習時間,所以整體來說,他們每天只有上課3小時而已。和我以前在美國任教的情況相比,即便只是上半天課,美國1年級學生花在課堂上學習的時間仍舊多於芬蘭同儕上整天課的時間。

芬蘭學生在中午12點或下午1點就放學回家,這讓他們有更多的機會從事有助於發展創造思考能力的深層遊戲。

根據美國德拉威爾大學(University of Delaware)人類發展與家庭研究學系(human development and family studies)助理教授Myae Han的研究,深層遊戲在(遊戲進行)30分鐘後開始發生,如果他們預期活動會被中斷,就無法達到較高品質的遊戲內容。所以,提供孩子足夠的時間,讓他們自由自在地遊戲,將能培養出較深層次的遊戲內容。

當然,這對大多數的小學來說是個很難達成的任務,即使在芬蘭也是如此。這就是為何縮短年幼學生的上課時數是明智的,因為這麼做可以讓他們在課後從事較深層次的遊戲活動。

目前,美國(境內)有愈來愈多的壓力要求增加學生上學的時間。

最近,紐澤西州(New Jersey)州長Chris Christie在進行"州情咨文報告(State of the State speech)"時表示,"現在正是紐澤西州增加學校上課天數和延長學年時數的時候。這是改善學生學習成就和提升我們競爭力的關鍵的一步。"根據Christie的說法,現行的學校行事曆是"過時的"。他似乎認為,增加學校時數就可以改善學生的教育品質。

然而,Christie錯了。過時的並非學年的長度,而是美國學校給予年幼學生冗長的授課時數。為何美國要把小學1年級學生的授課時數規定得和較高年級學生的一樣呢?在芬蘭,低年級學生的上課時數比高年級學生少。但諷刺的是,我在赫爾辛基的小學5年級學生每天上課的時間,居然比我以前在大波士頓區的小學1年級學生還少。

每天,我看著我那群芬蘭1年級的學生在半天課裡無不顯得精神奕奕。他們通常都在放學後長時間地從事深層遊戲,使自己的創造力和思考技能得以發展。


作者簡介

Tim Walker為美籍芬蘭教師,目前任教於Helsinki一所公立學校,他將在芬蘭的所見所聞寫在自己經營的部落格"",與更多的人分享其見解。

(*本文獲原作者Walker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