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5日 星期五

安全措施真能遏止考試作弊嗎?

Yong Zhao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Yong Zhao / 2011-07-17

原文網址: http://zhaolearning.com/2011/07/17/ditch-testing-part-4-test-security-measures-in-china/

重點摘譯

當美國教育秘書長Arne Duncan針對亞特蘭大作弊醜聞事件做出回應時表示:"這個(問題的)答案非常簡單,那就是我們只要擁有一個講求誠信的文化,並且落實更好的安全措施。"其他的考試擁護者也有類似的說法。然而,誠如我在之前所寫的文章中說的,要想擁有一個講求誠信的文化並不容易,因為在以考試驅策績效責任(test-driven accountability)的腐化力量之下,所謂落實更好的安全措施,只不過是增加納稅義務人的負擔,對於作弊的防堵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為了因應層出不窮的作弊情事,許多州政府都不斷地提升防堵作弊的考試安全措施,例如德州教育署(Texas Education Agency, TEA)在2007年推出了14點考試安全計畫(Test Security Plan)。該計畫涵蓋了相當廣泛的措施,包括測驗發展、行政管理、考試結果分析,以及透過精密的統計法、人為介入、心理與道德力量和訓練來予以懲戒。這樣的一個考試計畫似乎已將測驗專家及教育秘書長所建議的各項考試安全措施都納入考量。

該項計畫真能奏效,真能遏止該州考試作弊事件的發生嗎?

雖然目前仍沒有任何數據足以證明該計畫的成效,但已有足夠的證據證實,即使考試的安全措施訂定得多麼的詳細,多麼的嚴格,都仍然無法阻止考試作弊的事件發生。於此,我舉中國的實際例證來做說明。

根據2010年6月7日中國新華網(Xinhua)所刊登的消息指出,警方和教育當局已加強中國各地考試安全措施,以確保考試安全及遏制作弊。週一,有超過975萬名高中畢業生展開為期3天的大學入學考試。

報導指出,中國當局在全國最易發生作弊的考場,採用金屬探測儀以防止考生攜帶包括手錶在內的任何電子設備進入考場。考場裡每間教室的牆面上都掛著時鐘,提醒考生考試時間。其次,有25個省份,超過1萬個考場裝置了監控攝影機,中央及省級教育當局可在遠端藉由這些攝影機同步監視不同的考場。

該報指出,為因應前一年鬧得全國人聲鼎沸的作弊醜聞,吉林省副省長陳曉光(Chen Xiaoguang)表示,已派駐3000名以上的警力到各個考場,而且有1200名紀律檢查員透過監視攝影機監控高達16萬名以上的考生。而位於中國西北方的另一個省份新疆省,該省副省長金諾(Jin Nuo)則動用了軍隊,以確保試卷在搬運至6800個考場的過程中安全無虞。在考試開始前60分鐘,試卷才由相當於銀行運鈔車等級的車輛負責運送,沿途均採用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 ,GPS),由荷槍實彈的員警和警車負責護送。試務人員則在考試開始前30分鐘才拿到試卷,並且務必當場在考生面前開啟封條。

中國當局對於考試作弊會施以相當嚴厲的懲罰,輕則取消考試資格,重則入監服刑。根據中國"國家考試法(National Testing Law)"草案的規定,考試作弊者或協助考試作弊者最重可處7年徒刑。

儘管如此,上述各項措施仍舊無法遏止作弊事件的發生。每年,仍舊會有作弊被逮及接受懲處的消息,而且作弊的規模似乎也愈來愈大。作弊已演變成日益茁壯的產業,將中國科技創新的步伐向前推進。

在中國,作弊、防堵作弊,以及防堵防堵作弊(anti-anti-cheating)是一項蓬勃發展的高科技及高獲利的產業。

當然,還有更多層出不窮的防作弊措施是該報所沒有報導的。例如,在考試期間,考場外圍會有用以攔截電子訊號的電子監控車負責巡邏;有裝設用以干擾電子訊號傳輸的電子設備;也有設置用於阻斷手機訊號接收的設備。這一切的措施,都是為了因應日新月異的考試作弊無線設備而設置的。許多用於作弊的設備幾乎可以和詹姆斯龐德及其同黨的設備媲美。自2001年開始,諸如耳機、手錶、鋼筆和橡皮擦等許多物品均已被改造成(訊號)接收器。作弊者利用這些改造後的物品,接受隱藏在考場附近的夥伴所發射的強大訊號。從事答案發送的利潤是很驚人的,通常每個人繳交的費用高達2000人民幣。這些協助作弊者會將微型攝影機隱藏在考試代理人的眼鏡或衣著內,然後聘請測驗專家針對傳過來的鏡頭,將試題答案傳送給考生。雖然中國教育部(Ministry of Education)、產業暨資訊部(Ministry of Industry and Information)、公共安全部(Ministry of Public Safety)及財政部(Ministry of Finance)等官方單位已通力合作發展防堵作弊的技術和措施,但是技術卻永遠也跟不上作弊者的設備。諷刺的是,正是因為這場作弊和防堵作弊的競賽,促進了中國科技的日益精進。

我衷心企盼美國不要著手發展考試安全措施。中國的例子正足以說明,不論措施多安全,不論懲罰多嚴厲,只要(考試的)利害關係夠高,就會誘使人們採取各種危險的行動(去作弊)。正值美國當局致力於增加高利害關係考試的此際,更應重新思索可能造成的後果,因為考試安全措施的實施是無法遏止作弊的。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Yong Zhao為國際知名教育學者、作家及演講者,專精於全球教育方法及應用,目前任職於美國奧瑞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擔任教育測量、政策和領導學系教授,發表學術文章百餘篇,以及出版20餘本書,包括2015年出版的"莫把人送去做機器做的事:導正科技融入教育的5個最大謬誤(Never Send a Human to Do a Machine's Job: Correcting Top 5 Ed Tech Mistakes)",2014年出版的"誰害怕大惡龍:為何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好(最差)的教育體系(Who's Afraid of the Big Bad Dragon: Why China Has the Best (and Worst) Education System in the World)",2012年出版的"世界級的學習者:教育創新與學生創業(World Class Learners:Educating Creative and Entrepreneurial Students)",以及2009年出版的"迎頭趕上或引領世界:在全球化時代的美國教育(Catching Up or Leading the Way: American Education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此外,他尚有經營部落格: http://zhaolearning.com.。

(*本文獲原作者Zaho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