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4日 星期一

民主黨菁英背棄公校教育

Nicholas Tampio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Al Jazeera America / 2015-08-21

原文網址: http://america.aljazeera.com/opinions/2015/8/democratic-party-elites-have-abandoned-public-education.html

重點摘譯:

多年來,美國教育秘書長Arne Duncan的孩子都就讀於維吉尼亞州(Virginia)的公立學校。但如今,他對外宣布將把孩子轉到私立的芝加哥大學附屬實驗學校(University of Chicago Laboratory School)就學。該所學校不僅是芝加哥市長Rahm Emanuel的孩子就讀的學校,也是總統Barack Obama在芝加哥居住期間,把女兒送去就讀的學校。2015學年度,該所學校的學費大約是3萬美元。

擔任Duncan資深顧問、紐約州前教育署署長(Commissioner of Education of the State of New York)的John King同樣也把女兒送去阿爾巴尼(Albany)附近的一所私立蒙特梭利(Montessori)學校就讀;紐約州州長Andrew Cuomo的女兒則是就讀於麻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的一所菁英寄宿學校。

錯不在私立學校。但問題是,有太多的民主黨菁英份子倡議諸如共同核心標準(Common Core standards)、特許學校和高利害關係測驗等教改政策,結果他們自己卻把孩子送去讀私立學校,以避免因為孩子就讀公立學校遭到傷害而必須起身反對彼等政策。

2008年,許多民主黨人士希望Obama能夠比照前總統Jimmy Carter的作法,也把孩子送去公立學校就讀。在Robert Maranto和Michael Q. McShane所寫的那本名為"總統Obama和教育改革(President Obama and Education Reform)"的書中,為Obama何以不可能送孩子去讀公校做出解釋。

他們指出,要瞭解Obama的教育政策,關鍵就在於他的自傳。Obama的母校是位於夏威夷(Hawai)的著名私立學校普納荷學校(Punahou School)。在那裡,他看到了夏威夷公立學校充斥著種族衝突事件,學術水準低落,而且行政官僚僵化。這些經歷影響著Obama,讓他決定把自己的女兒送去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私立菁英學校西德威爾友誼學校(Sidwell Friends School)。該所學校也是前美國總統Bill Clinton的女兒Chelsea Clinton,以及前美國副總統Al Gore的兒子Albert Gore的母校。

身為總統,Obama一直倡議針對公校進行改革,包括提高績效工資(merit pay)、削減終身教職制(tenure rules),以及採用學生的考試分數來評鑑教師等。然而,Obama最具爭議的教育政策,則是他所提出的"邁向巔峰(Race to the Top, RTTT)"計畫,給予採用共同核心標準的州政府額外的獎勵金。

芝加哥大學附屬實驗學校歷史教師Paul Horton批評共同核心是"私人基金會用來殖民美國公立學校教育以符合跨國企業的利益所推行的一項產品。"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 USCC)、商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以及諸如IBM和Exxon等企業都是共同核心的支持者。加上許多政治人物也紛紛支持實施市場本位的教育改革。

Maranto和McShane讚揚Obama的教育改革為語言的公平、正義和公民權利而努力。這就好比前總統Richard Nixon能說服共和黨議員和中國媾和,而Obama則是說服民主黨議員支持以市場為本位的教育改革。

但問題是,這些改革有讓公立學校教育變得更好嗎?還是反而擴大了公立學校和私立菁英學校之間的差距?

根據教育學者Diane Ravitch的分析,大多數受過良好教育的家長認為,品質優良的學校擁有完整的課程內容、富有經驗的教職員、藝術課程、圖書資源充足的圖書館、美麗的校園和人數少的班級。這些對美國首屈一指的私立學校來說都是稀鬆平常的。

但是,要讓每位學生都能擁有這種條件的教育必須花很多錢。

為此,教育改革者遂傾向於實施大規模經濟的手段,要求全國各地的學生接受相同標準的考試,而且改革內容也有利於企業主,而不是教師。例如"邁向巔峰計畫"提供皮爾森公司(Pearson)將近2億美金的獎助金,用以發展"升學和就業準備合作評量(Partnership for Assessment of Readiness for College and Career, PARCC)"的共同核心測驗。

然而,許多家長對於要求孩子多花些時間去準備及應付標準化測驗的作法感到非常反感。例如,芝加哥某位部落客指出,實驗學校提供豐富的藝術課程,小班級授課,教職員擁有工會組織,而且學生在14歲之前不進行標準化測驗。與此同時,當地公立學校的學生則必須接受源源不絕的標準化測驗,而且鮮少時間上歷史課、自然科學課、藝術課或音樂課。該名部落客挖苦教育秘書長Duncan,說他為孩子選擇了一所被他自己大力倡議的教改政策影響程度最小的學校。

早自1990年代開始,教育改革者就不斷地表示,學校應該比照企業經營的方式,必須著重盈虧的底線,也就是考試成績。全國各地的家長和教育工作者卻認為,我們的國家應該要致力於提供每個孩子擁有和最好的私立學校學生一樣的教育內容。

不幸的是,有太多的民主黨菁英份子紛紛加入了市場本位的經濟改革陣容。他們可以如此毫無愧疚,或許正是因為他們自己的孩子遭受不到災難使然。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Nicholas Tampio任職於紐約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政治系,為美國著名政治學者及評論家,學術著作豐富,包括"康德的勇氣:在現代政治理論的啟示中邁進(Kantian Courage: Advancing the Enlightenment in Contemporary Political Theory)"、"德勒茲的政治視野(Deleuze's Political Vision)"等書,以及為數眾多的學術論文。除了學術著作外,Tampio也經常在"Huffington Post"、"Al Jazeera America"和"JSTOR Daily"等發行量極大的刊物上發表評論。目前,他正在撰寫一本關於民主和國家教育標準的書。

(*本文獲得原作者Tampio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