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考試升學制是行不通的路

李明洋

當前臺灣瀰漫著一股濃厚的"自我恐嚇"氛圍。

昨日,報載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提出了"全面免試升學,落實學區升學制"的政見。結果立刻有一群人跳出來,大力抨擊,恐嚇說廢除菁英主義是把整體國民的水準平庸化,將因此導致臺灣的競爭力輸給中國、日本、南韓、新加坡,彷彿該政見愚不可及,彷彿不奉行菁英主義就等著亡國滅種似的。

然而,筆者認為這種論調至少有兩個值得商榷之處:

1.這種"自我恐嚇"的論調有道理嗎?更進一步說,有真憑實據嗎?

2.廢除菁英主義真會導致國家的競爭力下滑嗎?或者說,菁英主義及考試升學制才是行得通的路嗎?

首先,談談自我恐嚇吧!

許多人恐嚇臺灣如果廢除菁英主義,就會導致競爭力下滑,進而遠遠落後給中國、日本、南韓和新加坡。這種論調不禁讓筆者聯想到了1983年的美國也有類似的情形發生。當年,仍處於冷戰時期的雷根政府(Ronald Reagan)公布了一份名為"國家在危機中(A Nation at Risk)"的報告書,指出美國的公校教育極度糟糕,致使美國面臨著被日本、南韓、德國等後起之秀超越,喪失其世界霸主地位的危機,其嚴重性等同於戰爭。根據國際著名教育學者Yong Zhao和Diane Ravitch的分析,這份甫公布即造成美國民眾空前恐慌的報告直接導致如下幾個結果:

1.造成民眾對公校教育失去信心;

2.致使民眾認定公校教育的失敗是鑄成經濟衰退的元兇;

3.誘導民眾將教育視為安全議題;

4.促使大眾認為企業家比教育家更適合經營教育,致使教育朝向企業化經營的方向發展

5.致使人民和決策者認為提升考試成績是挽救公校教育的不二法門,而提升考試成績最好的方法就是實施更多的標準化測驗,以及提高測驗難度;

6.該份報告書成為聯邦政府插手地方教育的依據。

而上述諸項因素,也間接促成了2002年布希總統(George W. Bush)任內的"沒有一個孩子落後(No Child Left Behinf, NCLB)"法案的催生,使得美國這個原本不強調考試,重視多元智能,尊重個別潛能發展及差異性的國家,搖身一變成為向實施菁英主義考試升學制度的東亞國家看齊,注重考試成績和國際排名,以及扼殺個人特質的集體考試機器。

若按照"國家在危機中"報告書的論點,美國老早就應該在平庸的公校教育下失去世界霸主的地位,但是在1983年該報告問世後至2002年NCLB法案通過前的18年間,美國並沒有失去世界霸主的地位,反而仍舊在各項領域技超群倫。但是當聯邦政府的黑手藉由2002年NCLB法案的制定,正式干涉地方政府的教育後,美國在國際教育評比上仍舊疲軟,而且還有數千所學校被迫關閉,以及成千上萬的教師和校長離職,甚至還爆發了史上最難堪的作弊醜聞案:數百名教職員涉嫌竄改及捏造學生考試資料,最後遭到判刑。即使歐巴馬總統訂定了"邁向巔峰計畫(RTTT),並祭出豁免權的計策,企圖為NCLB的失敗緩頰,但不僅希望落空,甚至連自己的RTTT也在教育秘書長的引咎辭職中宣告破產

由上所述可知,僅以假設性的論述來"自我恐嚇"地認為某種政策將導致國家陷於危機,不僅毫無道理,更是缺乏真憑實據的不智之舉,甚至可能才是導致國家陷於危機的罪魁禍首。

接著,再來談談菁英主義及考試升學制到底行不行得通。

於此,我們不妨先看看PISA 2012告訴我們什麼吧!根據OECD最新公布的PISA 2012結果顯示,中國(上海)、新加坡、日本、南韓和臺灣這幾個奉行菁英主義及考試升學制的國家,除了總測驗得分名列前茅以外,在"高低成就學生差距"、"優弱勢學生成就差距"、"校際成就差距"和"學生間平均成就差距"這幾個衡量教育公平性指標的表現都不理想。尤其臺灣的表現更是奇慘無比,除了總測驗得分位居第5外,其餘4項指標的表現都是落居最後一名,亦即在65個參與國當中,臺灣是教育公平性最差的國家。

這難道不奇怪嗎?

如果菁英主義和考試升學制行得通的話,何以貫徹菁英主義和考試升學制的中國、日本、南韓、新加坡和臺灣在各項教育公平性的評比都不理想呢?尤其是臺灣,菁英主義和考試升學制都已經實施了多少年了,為何教育公平性每況愈下呢?許多臺灣人不是成天喊著只有考試升學制度最公平嗎?結果這個"最公平"的制度卻創造出了最不公平的教育成就,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如果菁英主義是正確的路,如果考試升學制度是最公平的選項,為何臺灣的教育成就又會如此的不公平呢?

所以事實已經非常清楚了:菁英主義及考試升學制根本就是行不通的路。

既然自我恐嚇的論調毫無道理可言,為何還要繼續自欺下去呢?既然菁英主義和考試升學制已經走不通了,為何還要繼續固執下去呢?既然如此,為何不轉變觀念,換個方向,給自己,給別人,也給臺灣機會去試試看呢?

(*本文也刊登於2016年1月1日蘋果日報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