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

共同核心擴大學生學習機會的差距

Nicholas Tampio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Al Jazeera America / 2014-04-06

原文網址: http://america.aljazeera.com/opinions/2014/4/common-core-standardsnewyorkstateandrewcuomo.html

重點摘譯:

本週,就在紐約州中小學生接受第二次的"共同核心(Common Core)"測驗之際,家長、教師和校長刻正對此進行著抵制與抗議。共同核心係一套針對數學和語文訂定的標準,目的在於為學生順利升大學及成功進入職場做準備。支持者認為,若要提供全體學生公平的機會,那麼設立此一標準是相當必要的。反對者則擔心,共同核心會使年級低的學生除了數學和語文外,各科的學習機會變得極為稀少。然而,真正關鍵的問題是,共同核心會造成與預期相左的反效果,亦即會使(學生學習)機會的差距擴大而非縮小。

窄化課程

共同核心標準的支持者認為,該項措施履行了公民的權利。之前擔任總統Barack Obama陣營顧問的史丹佛大學教授Linda Darling-Hammond在其著作"平坦的世界和教育(The Flat World and Education)"一書中,即強烈地指出此一觀點。美國是建立在教育公平的原則上。然而,事實上,在家境富裕的白人學區及少數族裔學區之間卻存在著機會上的差距。根據Darling-Hammond的說法,國家教育標準能夠使各種族和社經背景的學生接受高品質教育機會的可能性增加。

Darling-Hammond在書中為標準本位的教育改革何以行得通提出解釋。課程專家訂定標準,使學生得以在全球經濟(市場)上競爭做準備。聯邦政府獎勵採行該標準的州政府,州政府則在每年年底評量學生是否達到該標準。然後,根據學生的考試成績來針對學區和教師進行獎賞或懲罰,於是,一個高利害關係測驗的環境於焉形成。這就是向教育工作者施加巨大壓力,以提升全體學生學業成就的手段。

然而,Darling-Hammond承認這種以標準為本位的教育改革是有缺陷的。例如,會窄化課程。高利害關係測驗鼓勵刪減課程,只留那些可用以評鑑的科目和技巧,而且,還會讓有提供學生學習藝術、自然科學、社會、體育和工程等科目的私立學校和充斥著標準化測驗的公立學校,兩者間的差距愈來愈大。

不過,即使諸如"沒有一個孩子落後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等早先為了解決教育不公平而設計的法案失敗了,她仍堅信共同核心終將成功。目前,她在紐約州州長Andrew Cuomo旗下的"共同核心實行小組(Common Core Implementation Panel)"任職,負責審核該州標準的執行狀況。

上個月,該小組提交了一份綜合報告,建議該州政府改善共同核心的執行狀況,以及為該州全體學生提供高品質的教育。該份報告敦促州教育官員投資於發展出一個專用於共同核心的線上資訊和資源入口網站,為教師提供專業發展訓練,使其能將標準統整於教學之中,同時發展出共同核心課程模式,讓教師在課堂上使用。

但是,課程窄化的問題仍舊存在。由紐約州教育署所設立的入口網站EngageNY已詳盡公布了各年級學生應學習的內容。針對低年級的學生,共同核心的數學和語文課程幾乎佔滿了教學的全部時間。雖然某些科目涉及到自然科學或社會,但主要的內容都是在語文課裡教導。

對此,Darling-Hammond仍只堅持改善共同核心,而不願將之放棄。身為"智能平衡評估聯盟(Smarter Balanced Assessment Consortium, SBAC)資深研究顧問的Darling-Hammond倡議要測驗學生的"深層思考"和"問題解決技能"。然而,她和其他同樣倡議以標準為本位的改革者一直都無法將標準化測驗制度導向考慮更加周延的方向。

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方式

美國人若要落實教育的公平性,就要重新思考實施以標準為本位的改革是否能妥善地運用金錢和時間。共同核心的財政支出是相當驚人的。以我服務學校所在地的紐約威斯特徹斯特郡(Westchester County)的學區為例,當局為了因應明年即將實施的共同核心測驗,目前正準備花費40萬美元購置必要的設施。為了和共同核心(測驗)的相關花費做個對比,我將2013學年度其他教育項目的花費整理在下表給各位參照:


共同核心會佔用到學生學習其他科目以及探索自我潛能的時間。例如,研究指出在低年級時期學習外語將有助於孩子的高層次思考力,也有助於孩子對其他文化的認識。我們學區裡的許多家長都認為學校應該提供西班牙語、法語、阿拉伯語或中文的課程,讓孩子做選擇。然而,在共同核心的時間規劃下,這些都是不可能的選項。

為了能夠縮小(學生學習)機會的差距,我們國家的政治人物和測驗編製商都應該(立即)停止將焦點放在教育標準上,並應重視收入不均的現象。目前,美國有將近23%的孩童生活在貧困之中。如果孩童的生活匱乏,他們就無法在標準化測驗中表現良好,也無法為升大學及職業生涯做好準備。住在收容所或營養不良,都會讓孩童難以專心準備學業。雖然政治人物和高品質教育倡議者都會以各種問題來證實標準本位的改革有其必要性,但是考試制度卻是在懲罰那些原本已然弱勢的學生,所以他們必須開始思索,如何以合作、以學生為本位的學習來取代考試制度。最後,為了解決美國普遍存在的教育不公平,我們必須給孩子許下新的承諾,提供他們所需的資源,讓他們的人生擁有好的開始。

此外,我們也必須瞭解,讓學校擁有地方的(教育)控制權是有好處的。目前採取全國通用的教育標準的作法已愈來愈得不到人民的支持。不久的將來,勢必會有取代共同核心的另一個標準在誘惑著我們。所以,我們必須抗拒誘惑。我們應該給予家長機會,去發覺更多的方法來教育子女。美國人不應該過度仰賴會導致課程被窄化的的標準化測驗,而是應該找出足以為學校、教師和學生的表現負責的方式。最後,我們不該只想透過簡單的方式來解決諸如怎養培養出高智能、有道德、多才多藝的學生等複雜問題,而是應該鼓勵人們去構築一個以社區為本位,且願意開放多方參與的學校體系。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Nicholas Tampio任職於紐約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政治系,為美國著名政治學者及評論家,學術著作豐富,包括"康德的勇氣:在現代政治理論的啟示中邁進(Kantian Courage: Advancing the Enlightenment in Contemporary Political Theory)"、"德勒茲的政治視野(Deleuze's Political Vision)"等書,以及為數眾多的學術論文。除了學術著作外,Tampio也經常在"Huffington Post"、"Al Jazeera America"和"JSTOR Daily"等發行量極大的刊物上發表評論。目前,他正在撰寫一本關於民主和國家教育標準的書。

(*本書獲得原作者Tampio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