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特許學校貽誤教育

Diane Ravitch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Los Angels Times / 2013-10-01

原文網址: http://www.latimes.com/opinion/op-ed/la-oe-ravitch-charters-school-reform-20131001-story.html

重點摘譯:

比起其他學區,洛杉磯擁有全美國數量最多的特許學校,這實在是非常的糟糕。

億萬富翁鍾愛特許學校,家長則是因為特許學校保證讓子女上得了大學而趨之若鶩,政客則是為了向選民彰顯出自己是將學校改造成特許學校的第一人而卯足全力。

然而,特許學校無法解決導致學業低落的貧困問題,也無法將我們國家的教育轉變成為表現卓越的體系。世界上表現最優越的教育體系,例如芬蘭和南韓,都沒有特許學校這種東西,他們的公立學校都辦得很好,教師和行政人員也都經驗豐富。在特許學校、教育券,以及將教育改造成商品等種種改革措施中,讓家長擁有選擇權乃是最高指導方針。

當特許學校首次在1990年成立時,其最初的目的是要和公立學校合作,而不是要和公立學校競爭,甚至去摧毀公立學校。他們主要是要招收最弱勢的學生,以及中輟的學生,並且找出方法協助公立學校,一起為那些對上學失去興趣的學生提供較好的服務。這才應該是特許學校的目標,就算到了現在也應該如此才對。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特許學校希望學生考試考高分,所以很多特許學校只招收極少數的非英語裔學生和身心障礙學生。有些特許學校甚至還把可能對考試平均成績造成威脅的學生趕走。去年,聯邦審計總署(General Accountability Office)提出了一份報告,嚴厲斥責特許學校拒收身心障礙學生,而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ACLU)則正因如此,控告紐澳良(New Orleans)的特許學校。

由於監督不嚴,所以通常特許學校既不負責,也不透明。在2013年,一所坐落在洛杉磯,擁有1200名學生的特許學校,其創辦者因為侵吞20萬美元的公家資金而被判刑。在奧克蘭(Oakland),一所辦學卓著的特許學校被人發現,其創辦者將其名下其他企業的380萬美元資金,不當地挪用於特許學校。

當要爭取公家資金時,特許學校就宣稱自己是"公立"機構,但是當其員工在尋求州立勞工法案的保護時,特許學校在聯邦法院裡,以及在美國國家勞動關係委員會(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 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面前,就宣稱自己是私人企業。

在加州的洛思阿圖斯市(Los Altos),有一群富豪為了自己的子女開了一間豪奢的特許學校,每名學生一年的學費高達5000美元。儘管該校經費主要仍是由公家支應,但地方公立學校的家長都將該所學校視為私立菁英學校。

當然,也有聲譽良好,辦學優良的特許學校,足以做為教育界的楷模。根據"洛杉磯時報(Los Angels Times)"引用的一份研究就顯示,洛杉磯特許學校的表現優於洛杉磯統一學區(Los Angeles Unified School District)的學校。但是其他許多研究的結果都發現,如果針對的是相同條件的學生,那麼特許學校學生的表現通常都不比公立學校學生表現好

儘管特許學校的真實面與其口號落差極大,但人們仍不認為特許學校有多危險。不僅如此,特許學校還成為極右派意識形態下的理想產品,並且將教育改造成供消費者選擇的商品,而不是將教育視為公民理應支持的一種義務

事實上,支持公校教育是每一個公民應盡的基本義務,不論其子女是就讀公校,是就讀私校,抑或是沒有子女,都該如此。然而,奉行自由市場機制,進而廢除公立學校的作法乃是將這種基本的義務給去除殆盡。

將公校教育經費挪給私人企業的教育"改革"運動實在是搞錯了方向,目前我們國家教育體系面臨的最大問題其實是貧窮學生的學業表現低落,而種族隔離的情形則很嚴重。很令人遺憾的是,在先進國家當中,美國是貧窮人口比例最高的國家,而且美國人民所得不均的程度在上個世紀達到了歷史新高。

為了強化我們的學校,我們應該做的有如下幾項:全面落實早期兒童教育,根據"經濟學人(Economist)"的報告顯示,在接受調查的45個國家中,美國早期兒童教育的落實程度落居第24名;確保每一位家境困苦的婦女在懷孕時,接受良好的照顧,使其嬰兒擁有好的健康狀況,根據March of Dimes和聯合國(United Nations)的資料顯示,在接受調查的185個國家中,美國的排名落居131名;減少學生表現不佳學校的班級人數,使每班學生數降至20人以下;堅持要求每所學校都必須落實優質的課程內容,包括藝術、歷史、公民、科學、數學和外國語等課程,而且每天都要安排體育課;在貧困兒童就讀的學校提供輔導員,圖書館和圖書館員、社工師、心理師、課後輔導計畫及暑期輔導計畫。

學校應該將每年實施的標準化測驗予以廢除,美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每年投資數十億美元針對所有學生實施(標準化)考試的國家。我們必須針對準備擔任教職者訂定高標準,而且我們必須信任他們的專業能力,放手讓他們教學,讓他們自行設計評量,以瞭解學生的學習狀況,以及是否需要額外提供協助。

我們的國家目前正朝向危險的方向前進,朝向私有化教育體系的方向發展將會導致社會更為分化,種族更加隔離。我們國家的公民對教育應盡的義務已遭到了腐蝕,然而,學校也如同警察、消防、公共海灘、公園和公路等公共業務,大眾同樣有責任去支持他,而非將之視為商品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Diane Ravitch為著名的美國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現任職於美國紐約大學。 著有"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和"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等書。

(*本文獲原作者Ravitch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