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談教育改革和亞洲價值觀

Nicholas Tampio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E-International Relation / 2015-12-24

原文網址: http://www.e-ir.info/2015/12/24/education-reform-and-the-asian-values-debate/

重點摘譯:

在鄰近紐約市的威徹斯特郡(Westchester County),補教業正如雨後春筍般地冒了出來。例如,在當地小學附近開的一家"公文式數學和閱讀中心(Kumon Math and Reading Center)"標榜著"讓您的孩子在當今的世界擁有學業競爭的優勢。"不同於鄰近的圖書館、劇團或自然科學中心,這家公司並不配合公立學校的課程,只是讓孩子多花時間在為(即將到來的)考試做加強。

這就是美國政策制定者因醉心於考試本位的教育改革而導致的後果。2001年通過的"沒有一個孩子落後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要求各州政府針對3年級至8年級的學生進行數學和語文測驗,高中生則是在3年中務須實施1次數學和語文測驗。2009年實施的"邁向巔峰計畫(Race to the Top)"則是提供獎金給有參與共同核心標準數學和語文測驗的州政府。雖然2015年通過的"每個孩子都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 ESSA)"把標準和教師績效的某些責任交還給各州政府,但法令仍舊強制各州接受學業評量的學生數不得少於各州學生總數的95%。所以,在可預見的將來,美國學生還是會繼續埋首考試,還是會繼續為標準化測驗做準備。

一般咸認,當今美國之所以如此重視考試,主要是來自於對亞洲教育體系的效仿所致。在2009年,時任教育秘書長的Arne Duncan在談論到"國際學生評量計畫(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的結果時就曾表示,上海"是中國教育體系的一顆明珠,"在PISA排行榜上名列第一,而美國則位居中間位置。他表示,"在高度競爭的知識經濟當中,保持教育現狀就意味著美國學生正以極高的速度節節敗退。"根據他的說法,美國必須加入這場考試競賽,和中國、新加坡、香港、臺灣、日本,以及其他國家爭奪PISA的冠軍寶座。

在這個歷史性的一刻,美國人實在應該好好地聽一聽Yong Zhao的勸告。根據Yong Zhao在"誰害怕大惡龍:為何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好(最差)的教育體系(Who's Afraid of the Big Bad Dragon: Why China Has the Best (and Worst) Education System in the World)"一書中所說的,美國正在往考試陷阱裡鑽,然而有遠見的中國人卻早已為退出該陷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Zaho表示,因為中國的家長和學生鍾情於考試制度,所以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好"的教育體系。幾千年來,由中國歷代皇帝和中國共產黨所建立並維持的科舉制度,將考試塑造成通往人人稱羨的人生的唯一途徑。為此,中國人捨棄了自我興趣的追求,將所有的能量集中在高考上。如若考試著重於儒家經典的記誦或數學技能,那麼年輕學子就不會去反抗當局。然而,Zaho指出,中國也有著世界上最糟的教育體系,因為中國的教育"扼殺創造力,殘害好奇心,打壓個人特質,摧毀孩子的健康,陷學生和家長於痛苦,腐化教師和校長,以及維持著社會的不公與不義。"

在一篇名為"重新探訪亞洲價值觀(Revisiting Asian Values)"的論文裡,政治理論家Leigh Jenco為"亞洲價值觀"的歷史來由做出了解釋。他指出,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末的學者和政策制定者均認定,亞洲的價值觀和西方崇尚自由個人主義的價值觀是截然不同且對立的。亞洲的價值觀認為團體先於個人,和諧勝於爭辯,由指派的專家做規範又勝於由群體付諸表決

Zhao不苟同在亞洲價值觀下建構的教育體系。中國因為擁有一群溫順的人民,所以她的領導人(得以)設計出一套只注重考試,而不管任何道德、教育理念或經濟理由的教育體系。儒家學者孟子說:"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事實上,亞洲價值觀就是讓孩子每天在學校裡忍受這一切,總有一天,他們的父母將引以為榮。對此一觀點,Zaho認為中國人不應該全盤接受。

Zaho鼓勵美國人應該為由地方主導的傳統(tradition of local control)而奮戰,讓學區得以將時間和資源用在從事戲劇社團、體育活動、實地考察,以及其他足以發掘孩子天賦與興趣的活動。正是在那"殘破不堪"的老舊教育模式下,美國才能成為"世界上最繁榮最先進的國家。...如果我們抹去這些價值觀,我們將會喪失重視差異性和尊重個人特質的文化創造力。"

最後,或許沒有辦法去爭論哪種文化價值才是最好的,就好比你無法說服別人品質優良的咖啡勝過綠茶是一樣的道理。但是,我們衷心盼望,在商人訓練孩子提高考試分數的場域上,有朝一日能樹立起藝術的殿堂。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Nicholas Tampio任職於紐約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政治系,為美國著名政治學者及評論家,學術著作豐富,包括"康德的勇氣:在現代政治理論的啟示中邁進(Kantian Courage: Advancing the Enlightenment in Contemporary Political Theory)"、"德勒茲的政治視野(Deleuze's Political Vision)"等書,以及為數眾多的學術論文。除了學術著作外,Tampio也經常在"Huffington Post"、"Al Jazeera America"和"JSTOR Daily"等發行量極大的刊物上發表評論。目前,他正在撰寫一本關於民主和國家教育標準的書。

(*本文獲得原作者Nicholas Tampio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