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8日 星期日

希拉蕊的共同核心難題

Nicholas Tampio原作

Al Jazeera America / 2015-07-08

原文網址: http://america.aljazeera.com/opinions/2015/7/hillary-clinton-has-a-common-core-problem.html

重點摘譯:

截至目前為止,共同核心(Common Core)的論戰在共和黨(Republican Party)裡吵得不可開交。商業菁英鍾情於為教育設立標準,認為此舉將能抬升美國在全球經濟市場上的地位。但是基層黨員則認為此舉顯示聯邦政府管得太多,將使學校教育變得更糟。共同核心的議題已使得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在面對贊助者和選民時,陷入了兩難。

例如紐澤西州(New Jersey)州長Chris Christie最近宣布,該州刻正退出共同核心。他說:"我們必須拒絕聯邦政府對紐澤西州的教育控制(權)。,...我們必須將該權利還給家長和學生,畢竟他們才是受到(高利害關係測驗)影響最大的人。"然而,他同時也重申他對"大學與職涯準備度評量夥伴聯盟(Partnership for Assessment of Readiness for College and Careers, PARCC)"所做的承諾,亦即共同核心測驗的結果會被用來決定教師或行政主管的去留。Christie的(兩面)平衡手法,並不能安撫那些希望孩子免於遭受標準和考試傷害的家長。

因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2016年大選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中大幅領先,而她一直以來都沒有清楚地表態對共同核心所抱持的立場。然而,最近她在愛荷華州(Iowa)舉行的教育圓桌會議上表達了立場。有一名教師表示,共同核心是"在改善美國教育的正確之道上踏出的完美的一步,"但是卻不斷地遭到攻擊而令人感到難過。該名教師詢問希拉蕊,(想知道)她會怎麼做,以重拾人們對教育的熱忱。

希拉蕊同意共同核心備受攻擊確實令人感到難過,而且共同核心也是在兩黨,更確切地說,是在無黨派人士的努力下開始實施的。她說,共同核心的目的是"要訂立學習的核心目標,並期望我們國家的全體學生均能達到該目標。"換句話說,希拉蕊認為共同核心的想法是正確無誤的。身為紐約州的參議員,希拉蕊以投票支持2001年簽署的"沒有一個孩子落後(No Child Left Behind)法案"為傲,該法案即致力於推行標準本位的改革,而後繼的歐巴馬政府更持續推展。

但是共同核心背後所隱藏的(諸項細節)卻遠比NCLB複雜,且其受到的反對聲浪也遠超過希拉蕊所能想像。我們可以預期的是,不久的將來,這個議題必定會讓民主黨的政治人物頭痛不已。

惡魔藏在細節中

在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教師及研究員Mercedes Schneider的新書"共同核心的困境:誰擁有我們的學校?(Common Core Dilemma--Who Owns Our Schools?)"中,針對共同核心複雜的歷史緣由、發展和意圖,做了相當多的闡釋。

共同核心起因於1996年的全國教育高峰會(National Education Sumit)。會中,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州長James Hunt、威斯康辛州(Wisconsin)州長Tommy Thompson、跨國企業寶鹼公司(Proctor and Gamble)執行長John Pepper和IBM執行長Louis Gerstner共同成立了一個非營利組織,名為"Achieve, Inc"。當全國州長協會(National Governor's Association)和州教育官員委員會(Council of Chief State School Officers, CCSSO)這兩大商業組織採納了為國家設立全國性教育標準的計畫後,即委託Achieve, Inc執行,由前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任內的教育秘書長Michael Cohen統籌負責。

至於許多教育推動者所關切的議題,在首次召開的會議中即做出了表明,亦即共同核心並非由共和黨或民主黨推動,而是受到那些想繞過民主程序,以實現其國家教育願景的商業界和政治菁英所主導。

那麼,共同核心的標準究竟由誰執筆呢?

答案是由標準發展工作小組(Standards Development Work Group)的24名委員負責,而大多數的委員係由諸如美國大學入學測驗(American College Testing, ACT)和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等測驗公司代表,以及諸如Pearson和McGraw-Hil等出版公司代表所擔任。不過,英語科(English Language Arts, ELA)和數學科的標準則分別由David Coleman和Jason Zimba負責。

Coleman和Zimba均有過幼兒園至12年級的短暫教育經驗。但是,其他委員則都沒有在小學任教過,也沒有教導過身障學生或非英語裔學生的經驗。套一句Schneider的話,這些委員就好比是一群從沒煮過飯,卻在撰寫食譜的人,也無怪乎結果會遭到全國各地家長和研究人員的大肆抨擊。

那麼,共同核心又是如何被接受的呢?

答案是教育秘書長Arne Duncan將2009年激勵專案的資金,設立了"邁向巔峰計畫(Race to the Top, RTTT)",以激勵各州進行(教育)競賽。為了贏得勝利,州長和教育督察長必須簽署一份備忘錄,表示其瞭解要採用共同核心標準這件事。簽署工作在2010年前幾乎都完成了,而共同核心標準(的擬定)也進入了最後收尾階段。

此外,在共同核心標準的催生過程中,蓋茲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乃扮演著極為關鍵的角色。2008年夏天,當比爾蓋茲夫婦和Coleman及CCSSO領導者Gene Wilhoit會面後,即同意資助諸如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亨特研究所(Hunt Institute at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及州教育董事會全國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tate Boards of Education)等,由彼等團體發展及推進共同核心標準。

總而言之,共同核心並不是由教育工作者或各州政府負責領導。誠如Schneider所說的,共同核心早已"淪為那些擁有特權、來往密切且資金充裕的少數人所把持的工具。"

來自社會大眾的反抗

儘管蓋茲基金會挾著龐大的公共關係在推動著共同核心,但是輿論的浪潮卻朝著另一個方向在推進。不僅支持共同核心的教師人數直線下降,今年夏天,紐約州還有超過15萬5000名學生抵制參加共同核心考試。在2015年的紐約州長初選中,民主黨的Zephyr Teachout令人驚艷地與現任州長Andrew Cuomo形成拉鋸戰,她的其中一個主要政見就是反對共同核心。

相較於共和黨,民主黨陣營已經轉向反對共同核心

因此,現在希拉蕊正面臨一個選擇。她可以選擇站在商業利益那一邊,不管後果如何,都眼睜睜地看著共同核心付諸施行。(蓋茲基金會是克林頓基金會最大的資助者,而且長久以來,克林頓夫婦都支持以標準為本位的教育改革)或者,她也可以選擇站在教師和家長這一邊,認為所謂的標準將會拖垮教育,尤其對年紀小的學生、身障學生和非英語裔學生的傷害尤烈。

但是,如果希拉蕊繼續支持將會釀成災難的共同核心實驗,那麼她就不能指望民主黨的家長和教育工作者會在大選中將票投給她。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Nicholas Tampio任職於紐約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政治系,為美國著名政治學者及評論家,學術著作豐富,包括"康德的勇氣:在現代政治理論的啟示中邁進(Kantian Courage: Advancing the Enlightenment in Contemporary Political Theory)"、"德勒茲的政治視野(Deleuze's Political Vision)"等書,以及為數眾多的學術論文。除了學術著作外,Tampio也經常在"Huffington Post"、"Al Jazeera America"、"JSTOR Daily"和"BBC"等發行量極大的媒體刊物上發表評論。目前,他正在撰寫一本關於民主和國家教育標準的書。

(*本文獲得原作者Nicholas Tampio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