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7日 星期二

從芬蘭返回美國執教會怎麼做?

Tim Walker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aught by Finland / 2015-10-21

原文網址: http://taughtbyfinland.com/the-finnish-teaching-strategies-id-bring-back-to-america4/

重點摘譯:

這陣子,許多人問我是否感受到(異國)文化的衝擊。這是個很合理的疑惑。僅僅幾個月以前,我和家人從波士頓搬到芬蘭的赫爾辛基。老實說,文化上的差異對我並沒有產生多大的衝擊,尤其當我娶了芬蘭籍的妻子後。

不過,當我在芬蘭的公立學校找到了一份工作,擔任5年級的教師時,課堂經驗上的差異,尤其是教學心態上的轉變,倒是給了我很大的衝擊。

儘管我抱定著要和家人永遠住在芬蘭,但我仍不禁思考著,如果我返回美國的教室,我又會有哪些不同的作法呢?

一、學生的下課時間

通常,芬蘭學校一堂課的時間為1小時,45分鐘上課,15分鐘休息,幾乎沒有連續兩堂上課,中間不休息的情形發生。芬蘭人認為,在小學階段,不管是晴天或雨天,孩子都應該利用休息時間到外面玩耍

當我剛開始執教的第一週,我還沒抓到要領,所以我設計了幾個連續兩堂課的課程,好讓學生休息的次數減少,但每次休息的時間都比較長。結果,有一個學生對我說:"我覺得我快要爆炸了。我們什麼時候要休息啊?"

於是,我立刻改變了作法,並且注意到,當學生在結束頻繁卻短暫的下課休息後返回教室時,精神會變得更好。下課休息協助孩子調整了上課的步伐。

回想在美國的時候,即使年紀幼小的學生早已顯得意興闌珊,我卻還催促著他們做練習,壓根兒都沒想過要讓他們稍微休息一下。如今,我確信規律的休息有助於學生整天保持精神奕奕。

所以,如果能夠重返美國的教學現場,我一定會想盡辦法將休息時間排入作息表,讓學生在休息時間出去外面好好地讓身心休息一下。

二、教師的下課時間

至於我呢?

剛開始,我把這裡的15分鐘下課時間當成了"額外的備課時間",總是待在教室裡煩惱著下一堂課的授課內容。這在美國的學校是司空見慣的事,不是嗎?但是,我的行為被不少芬蘭同事注意到了,他們擔心我會因此而筋疲力盡,於是紛紛鼓勵我在下課時間多多休息,喝杯咖啡。後來,我接受了他們的建議,結果發現休息不僅可以讓我的學生精神抖擻,也振作了我的精神。

當然,大多數美國教師的作息表上並沒有15分鐘的下課時間,所以我不會建議他們去跟學校行政要求延長下課休息時間,而是建議他們不妨換個不同的想法。

我的芬蘭同事告訴我,休息有助於讓我們成為有效率的教師。他們讓我瞭解到,教學就像是馬拉松賽跑,而不是短跑比賽。把步調慢下來,對於教師能否好好地完成每個學年的競賽,往往是至關重要的。

所以,如果能重返美國的教室,我會安排一些空白的時間,以紓解每天的生活作息。我不會像過去一樣利用午餐時間工作,或是在任何時刻企圖做一些事情,而是把待辦事項列表拋到腦後,只專心從事一件讓自己重振精神的簡單工作。或許我會和同事一起享用中餐吧!或許我會在教室裡一邊用餐,一邊聽音樂吧!又或許我會去散散步,呼吸新鮮空氣和曬曬太陽吧!

總之,就算機會不多,我還是會把握機會提振自己的精神。因為在芬蘭,規律性地把工作放在一邊,確實協助我成為一個更好的老師。

三、學生的獨立性

在以前,身為小學教師的我,總會在開學之初立下一個信條,那就是用手抓住孩子的手,直到確信他們已經準備好要獨立才准放手。每年我通常會列出一長串的清單,羅列出(每天)例行的工作和程序。

但是今年,我就沒有按照原訂計畫進行。例如,原本我打算教我的芬蘭5年級學生安靜地排好隊走路。但是開學第一週,我就發現我的學生打從一年級開始,就會獨自往返於教室之間。尤有甚者,我們學校絕大多數1至9年級的孩子都是自己來學校上學,自己放學回家。所以,教他們如何安靜地排隊走路不僅沒必要,甚至對他們是一種侮辱。

即使芬蘭的孩子似乎比美國孩子更獨立,但他們當然沒有所謂的"獨立基因",而是因為他們不論在學校或是在家裡,有很多機會都是自己動手做,而不假他手。

今年,我的5年級學生想要安排一個全校性的自製糕點義賣會,以籌募資金。老實說,起初我對這個構想不感興趣。因為聽起來,這似乎是我得額外負責做的事。所以我決定主導這個義賣會,結果他們嚇了我一大跳!他們自行設計廣告,製作出一流的訂購單,並且帶了許多蛋糕產品來學校。他們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得好好的,完全不需要我指導。我雖然(名義上是)監督,但我根本沒有插手。

如果能夠重返美國,我想我會給我的美國學生更多的機會自己動手做。

在芬蘭教書讓我認清了那些深藏在我內深處,左右著我的美國教育信念。例如,我曾經認為不論學生或教師都必須無時無刻投入工作。但是我錯了,因為當我們把工作暫時放在一邊,重振一下精神,工作起來將會更有成效。


作者簡介

Tim Walker為美籍芬蘭教師,目前任教於Helsinki一所公立學校,他將在芬蘭的所見所聞寫在自己經營的部落格"",與更多的人分享其見解。

(*本文獲原作者Walker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