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0日 星期六

特許學校龍頭KIPP請接招!

Diane Ravitch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Huffington Post / 2012-08-23

原文網址: https://dianeravitch.net/2012/08/23/a-challenge-to-kipp/

重點摘譯:

任何人只要對特許學校何以如此迅速地發展,以及當今美國教育體系是否正朝向兩種學制的方向發展提出質疑,遲早都會受到特許學校連鎖事業"知識就是力量(the 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 KIPP)的反問:KIPP不是明確地證明貧窮根本就無關緊要嗎?KIPP不是證明特許學校比公立學校還要出色嗎?KIPP不是證明任何孩子,不管他的家世背景如何,都可以變得卓越嗎?

坦白說,我不想針對這個部分做辯論,因為我知道有些特許學校辦得很出色,有些則辦得很糟,但持平而論,若單以測驗成績來看的話,特許學校"並沒有"比公立學校出色。

當我在2010年的夏天造訪休士頓(Houston)時,Rice、KIPP和TFA曾邀請我發表演講。Michael Feinberg親自帶領我參觀他的學校,還邀請我和他的一些高階職員共進午餐。那次的拜訪令人感到溫馨又熱情,我也很欣賞Michael。

當時,我在演講中批評KIPP讓社會大眾以為所有的特許學校都比公立學校好,而且也沒有站出來譴責那些辦學不佳又腐敗的特許學校。我也提到許多人批評KIPP會挑選學生,而且學生的流失率也很高,但KIPP都予以否認。我要KIPP接受挑戰,要他們去接管整座城市的學區,讓大家看看在沒有遺漏任何學生的情況下,KIPP會有怎樣的表現。

不必說,KIPP並沒有接受我的建議,而且還繼續在各個學區宣揚他們的品牌。

最近,Gerald Coles審視了一份KIPP的研究後在"教育週報(Education Week)"上發表了一篇標題為"KIPP學校:力量大於證據(KIPP Schools: Power Over Evidence)"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指出,只要任何人對KIPP的成就提出質疑,KIPP都會(拿著該份研究)火速做出回應,表示有該篇研究的結果可供佐證。然而,該份研究的背後金主就是曾捐助KIPP數百萬資金的企業和基金會。Coles將該份研究稱為"被KIPP資助者資助的研究(KIPP-funders' funded research)"。

Coles進一步質疑,研究者是不是可能受到企業資助者的影響,而將研究結果傾向於符合資助者的期望呢?我們都很清楚受到產業資助的研究多半是怎麼回事,例如那些受菸草商、藥廠、汽車商和煤炭公司委託的研究,其結果都不約而同地為產品的價值和安全性提出保證。所以,我們雖然可以採用各種方式來描述該份研究,但是對於"被KIPP資助者資助的研究"來說,"獨立性"肯定不是首要的選項。

此外,每當有人說KIPP特許學校的花費多過鄰近地區的公立學校時,KIPP就會矢口否認。對此,Coles合理地提出質疑,如果不是把錢花用在學校,那麼KIPP所增加的數百萬美元又是如何花用的呢?

隱藏在該份研究背後的其實是更大的問題,那就是KIPP真正想證明的是什麼?難道他們希望世人相信貧窮、無家可歸、身心障礙、極端不堪的家境,以及悲慘的生活條件對孩子的學習毫無影響嗎?難道KIPP不是在暗示著,只要學校都能比照KIPP的作法,就可以讓學生的程度達到100%的水準嗎?

如果這就是KIPP想要給社會大眾的啟示,那麼我要重申兩年前我要KIPP接受的挑戰,那就是KIPP應該找一個已經陷入絕境而樂意將所有學生交由他們照顧的貧困地區,然後接收該地區的所有學生,包括身心障礙學生,心懷憤恨的學生,精神萎靡的學生,以及其他各式各樣的學生。不予拒絕,不做挑選,也不予放棄。

招收所有的學生,讓我們看看你做得怎樣。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Diane Ravitch為著名的美國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現任職於美國紐約大學。 著有"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和"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等書。

(*本文獲原作者Ravitch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