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0日 星期二

如何因應特許學校運動的浪潮?(下)

Bill Moyers訪問

Diane Ravitch受訪

李明洋摘譯、改寫*

Moyers & Company / 2016-03-28

影片網址: http://billmoyers.com/episode/public-schools-for-sale/

重點摘譯:

問:您在部落格上刊登了一則訊息,是出自於網路隨選串流影片公司Netflix執行長Reed Hastings。他說,從現在開始算,20年後,有90%的學生將在特許學校就學。我們必須廢掉學校教育委員會,因為採用民主方式的教委會非常混亂。此外,所有的一切都應該交由特許學校的董事會管理。這就是美國公共教育的最後樣貌嗎?

答:我認為對許多特許學校運動的倡議者而言,這就是最後的結局。他們想要看到公共教育的末日。雖然他們一直說特許學校是公立學校,但是在法庭上,他們就說他們不是公立學校,每當法官問訊,他們就說"我們是和政府簽約的私人公司。"

事實上,最近紐約州(New York)才決議,特許學校不被當局審計,因為他們並非政府單位。在加州,聯邦法庭曾做過決議,指出特許學校並非公立學校。他們是私人公司。


問:所以,這麼一來,他們就不受績效責任的拘束,對吧?

答:是的。事實上,在很多州,特許學校不必聘請合格教師。所以我們正朝向一個傷害民主的方向前進。這麼做對孩子並不好,而且也無法改善教育。所以,當您問我對特許學校運動作何感受時,我的回答是他應該要回歸到最初的目的,那就是幫助最需要協助的孩子,找出學業成績最差的孩子,而不是最好的孩子,然後和公立學校合作,讓公立學校變得更好。

但是他現在卻變成了這樣。而我認為Reed Hasting所說的正是對民主制度的攻擊,也是致力於取代公共教育。如果90%的孩子都在特許學校讀書,那麼剩下的10%就會在所謂的公立學校就學,那就是個接受特許學校不要的孩子的垃圾場。那是直接對我們國家的民主進行攻擊。


問:Reed Hastings和其他人認為民主制度解決不了問題,所以我們需要懂得如何做的私人企業主來經營這些學校,您認同嗎?

答:嗯,讓他們來經營學校的問題在於他們根本就不懂教育。我認為Reed Hastings不瞭解的是,世界上教育表現最卓越的國家並沒有特許學校,也沒有教育券補助學校。世界上教育表現最卓越的國家擁有非常優良,非常公平的公立學校體系。

不久之前我才去過芬蘭。他們的目標是要營造一個公平的學校教育體系。在那個國家,無論住在哪裡,要上學都沒問題,因為都能找到好學校。那就是我們要努力的方向。如果我們的目標是追求教育的公平,我們的教育終將卓越。


問:當您在追查金錢的動向時,看這些錢如何對(特許學校)運動產生影響,您曾進到"美國立法交流委員會(American Legislative Exchange Council , ALEC)。"您從中得知了什麼嗎?

答:就我所知,ALEC是個組織,大約在1973年左右成立,有點像國會。這個組織非常地鍾情於消滅公共教育。他們有所謂的範例法規(model legislation),各州相互抄襲,有時內容甚至一字不差。他們想要削減教師的集體談判權,而且確實做到了;他們也想消滅任何的教師正當申訴程序,所以教師可能因為各種理由而被解雇。他們希望拿學生的考試分數來評斷教師,他們真的做到了。他們想要設立特許學校,所以他們擬定了特許學校法規和教育券法規,而且也擬定法規來推動網路特許學校。所以,這個組織相當積極地在推動各種所謂的改革措施;而這個組織則是被一個叫做"教育改革民主黨人(Democrats for Education Reform, DFER)"的團體積極地推動

實際上,那是一個投資掮客所組成的團體。所以我們知道,這個團體和ALEC極右派的國會議員結合在一起。例如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現在是被ALEC的政府完全執政。所以該州的法案都遵照著ALEC的劇本在走。ALEC的資金都是由大企業贊助,幾乎所有的大企業都是ALEC的金主。

ALEC的動機是想要讓資金在經融界裡自由流通。他們在花用資金及選擇投資標的時,不希望有任何的限制,甚至不希望被審核,所以只要能躲得掉就躲。因為特許學校的理念就是:他們的事,他們自己處理,所以才會在法庭上極力爭取不要被公眾審核。

坦白說,最令我驚訝的是民主黨陣營裡居然沒有任何一個領導者站出來阻止。而當我看到各州流入兩黨陣營的競選捐款金額時,我瞭解到了每個想要競選總統的人都得要去一趟華爾街(Wall Street),也因此,想要透過政治管道去阻止摧毀公共教育以及將公共教育金錢化的運動,是令人膽怯的。我在各州之間來回穿梭,和許多的州長會過面,也曾試圖找出一位政治人物,願意站出來表態,說那樣做是錯的。到目前為止,我覺得最貼近這個目標的人是Jerry Brown,但是他和我同年(譯者註:Brown為現任加州州長,現年78歲,為美國年紀最大的州長),他不會去競選總統。

我希望在某個地方,有某位參議員、州長或國會議員,能夠說必須停止那樣做。公共教育是我們民主制度的重要組成成分。我不希望那些投資掮客用錢把我們的公立學校給賣了。


問:您幾乎和我一樣年老。是什麼讓您繼續奮鬥下去?

答:嗯,您知道,當我看到億萬富翁們把矛頭指向教師的時候,我的精神就整個振作了起來。當我看到從來就不曾到過公立學校,從來就不曾把他們的孩子或孫子送去公立學校就學的億萬富翁們,對外宣稱學校該怎麼經營,教師該怎麼教學的時候,我的精神就整個振作了起來。

我們的公立學校系統沒有被鞏固,也沒有被改善,我感到非常憤怒。我不希望這樣的情況繼續下去。當我看到這個國家的富人和政治力控制著現狀,就讓我想要起來,盡力去對抗他們。


問:您在"錯誤的政權"這本書的最後坦承,"...民眾還沒有準備放棄公立學校,把它交到投機客、企業主、理論家、江湖術士和華爾街投資掮客的手上。"為何您如此篤定?

答:嗯,這是因為我從社會底層得到了結論。在教育界,我和其他的人一起共事,包括家長和教育工作者,我協助他們成立了一個名叫"公共教育網絡(Network for Public Education)"的團體。這個組織有家長,有教師,有學生,有高中生,他們在全國各地發起組織,共同起身反抗。

在羅德島(Rhode Island)的普羅維登斯(Providence)成立了"普羅威登斯學生會(Providence Student Union)";在德州(Texas)的組織我稱之為"媽媽對抗酒醉測驗(moms against drunk testing),但他們實際的名稱更長;在俄亥俄州、印第安納州(Indiana)、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也都有成立家長團體;而在田納西州(Tennessee)的團體則稱為"熊媽媽(Mama Bears)"。

我將佛州稱為企業改革的基地。該州基本上是被Jeb Bush全權掌控。他曾經嘗試發起兩次所謂的"家長起義(parent trigger)"事件,亦即由家長進行表決,只要通過率達到51%,就可以把學校交給公司經營。但事實是,儘管佛州議會是共和黨的天下,但是佛州的家長卻連續兩次把法案給擋了下來。所以,我聽到了佛州以及全國各地的家長說,我們不要財團帶走我們的學校。所以,我指望的是來自平民百姓的力量。那就是我所指望的民主。如今,民主能夠擊敗金錢嗎?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最近我在德州的奧斯汀(Austin),對"公共教育網絡"進行了一場演講,講題是"為什麼我們終將勝利。"聽講者從全國各地前來,大約有400名觀眾,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募捐,我們沒有企業主資助,我們沒有基金,我們實際上是自己籌錢成立獎助學金,給前來聽講的高中生當作車馬補助費。我們有兩個理由會勝利。

第一個理由是因為這些所謂的教育改革者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失敗了。特許學校並沒有比公立學校優秀。教育券補助學校也沒有比公立學校優越。儘管把不想要的孩子踢掉,但他們並沒有因此而比公立學校優異。

拿著學生的考試成績來評鑑教師是這些教育改革者最主要的理念之一,但那卻是一場災難。有許多城市和地區最後(竟然)把他們的年度最佳教師給開除了。事實上,因為有太多的教師離職,使得我們的教學現場陷入了重大的危機之中。這對教師專業來說,幾乎可算是進行全面性的攻擊,使得20年前的教師平均年資是15年,但如今卻掉到只有1或2年的平均年資

教師之所以離職,是因為他們憤恨這種以學生考試成績來評鑑教師的作法,因為研究結果一面倒地顯示,這樣的作法是不正確的,是有缺陷的,是會讓優秀教師得到差勁的評鑑結果,原因在於他們教導的是身心障礙的孩子。或者,他們教的雖然是資優的孩子,但也還是得到差勁的評鑑結果,因為這些孩子的成績已經到頂了,沒辦法再更高分了。所以,這些傢伙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失敗的。他們並沒有讓學校變得更好。

另一個理由是我們正在組織人力。學生在組織人力,高中生在組織人力,教師在組織人力,而且說他們不要給學生考沒有用的試。有一位長島(Long Island)的教育督察長說,只要把考試成績呈上來,我就把它們丟出去,那些都是垃圾。

我們有大學生組織起來對抗企業收購行為。所以我看到了這些事情正在田納西州、路易斯安那州、華盛頓州、伊利諾州、密西根州,以及紐約州發生,我覺得很有希望,民主終將擊倒鉅額金錢。


作者簡介

Bill Moyers為美國著名新聞記者和政治評論員,曾擔任詹森總統(Lyndon Baines Johnson)的白宮新聞秘書長(White House Press Secretary)。

Diane Ravitch為美國著名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曾先後被柯林頓總統(Bill Clinton)和小布希總統(George H. W. Bush)延攬入閣,目前為紐約大學教授。Ravitch教授著作等身,包括"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Left Back: A Century of Battles over School Reform"、"The Language Police: How Pressure Groups Restrict What Students Learn"、"The American Reader: Words That Moved a Nation"、"The Great School Wars: A History of the New York City Public Schools"、"More Than a Score: The New Uprising Against High-Stakes Testing"等書,並經營有人氣部落格"Diane Ravitch's blog"。

(*本訪問稿摘譯自Moyers & Company談話節目,並取得Ravitch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若欲細觀影片者,建議點選以下影片觀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BfoWt1LeBg
圖  Diane Ravitch(右)詳細分析特許學校的種種弊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