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0日 星期三

拒考運動能否撼動2016美國大選?

Amy B. Dean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Al Jazeera America / 2015-12-11

原文網址: http://america.aljazeera.com/opinions/2015/12/can-anti-testing-bloc-swing-the-2016-election.html

重點摘譯:

週三,當國會同意修改"沒有一個孩子落後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NCLB)"時,對公校教師和高利害關係測驗反對者而言,無疑是一場勝利。儘管新法案仍保留許多考試,但已大幅削減聯邦政府針對標準化測驗分數提升幅度不足的學校的懲處權。對教師來說,更重要的是新法案終止了將學生的考試成績和教師評鑑綁在一起的措施。不久的將來,讓教師沮喪及洩氣的考試及懲處制度(或許)將成為過去。

在2001年通過的NCLB法案,夾帶著一大串的測驗,企圖以此來評量公校在統一的國家標準之下是否辦學成功。但是,隨著考試頻率穩步提升,佔用了愈來愈多的上課時間,終於促使反對(考試)運動在全國各地滋長。反標準化測驗的興起意味著家長對子女所接受的教育內容(只著重於少數幾科)感到憤怒。

新法案的改革固然可喜,但對抗過度考試的運動卻仍未停歇;新法案只是把競賽(的場地)搬回至各州,由各州政府自行決定考試政策。隨著2016總統大選的選戰趨於白熱化,各候選人更有理由透過講台上的發言,來操控民眾對地區公校教育的不滿情緒。

不難看出,何以許多家長不敢將子女送去公校讀書。根據Mother Jones在今年8月份所做的研究顯示,美國的學生平均每年接受的標準化測驗高達10至20個,2013年美國教師聯盟(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所做的研究則發現,每年用在考試的時間達50個小時,用在準備考試的時間則高達60個小時。為了應付考試,使得下課休息時間、富有想像力的教學活動,以及同儕之間的社交活動都受了到影響。根據蓋洛普(Gallup)在2014年針對子女就讀公校的家長所做的調查顯示,有2/3的家長認為標準化測驗對教導學生沒有幫助,有高達69%的家長則反對拿學生的考試成績來評鑑教師,比2013年的58%增加了11%。而根據蓋洛普在今年夏天公布的調查結果顯示,有44%的受訪民眾認為家長應該可以拒絕讓子女參加標準化測驗。

根據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報導,2014學年度,拒考運動(opt-out movement)首度在紐約州展開,共有超過20萬名,相當於20%的學生拒絕參加至少一個學科的標準化測驗。如今,拒考(的野火)已在全國各地蔓延,包括加州和德州等人口稠密的州。

今年九月,西雅圖(Seattle)的教師發起了30年來首次的罷工運動,為教師及學生爭取更好的教育環境及減少考試。如同2012年芝加哥教師工會(Chicago Teachers Union)罷工活動的訴求,除了提升工作薪資外,也為了捍衛學生的利益,包括增加更多樣的學校活動,以平衡學校作息,以及減少考試。在西雅圖某些較貧困的學區,學生每天中午的用餐及下課休息時間只有15分鐘。

即使在罷工之前,西雅圖的教師也挺身而出,為了減少標準化測驗而抗爭;結果,這一次他們獲得了勝利,保住了30分鐘的下課休息時間,終止以考試成績來評鑑教師,以及為學生被迫接受過多的考試而怒吼。

今年初,在科羅拉多州(Colorado)的兩個學區Mancos和Buffalo,幾乎所有的學生都拒絕參加標準化測驗,這兩個學區在2014學年度的拒考比率高居該州之冠。其中,Mancos的所有的高中生都沒有參加當年夏天舉行的科學和社會科考試。

擔任該區教育督察長的Brian Hanson在接受教育網站Chalkbeat的專訪時表示,"我認為這(個運動)只是社區民眾有組織的發起,在小鎮裡,像這類的活動是持續不了多久的。在小小的社區裡,民眾重視的事情有很多,不會只把焦點放在考試分數上的。"

民眾的不滿也引起了議員們的注意。今年,北科羅拉多州(North Carolina)最大的學區威克縣(Wake County)規定要考的標準化測驗減少了2/3;名列全美第4大學區的邁阿密戴德學區(Miami-Dade school district)各年段學生規定要考的標準化測驗也從原本驚人的300個,減少到10個。在去年,佛羅里達州(Florida)李縣(Lee County)的教育委員會則投票通過,全數拒絕參加州政府規定的標準化測驗。而在全美各州,從明尼蘇達州(Minnesota)到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都通過了法案,或至少通過決議,要限制花在標準化測驗的時間。

截至目前為止,教育在大選期間還未形成主要的政策議題,但仍有機會被納入政治考量。若在過去,目前這幾位總統候選人必定都會支持拒考試運動,因為這麼做可以在政治之路上獲得好處。但是現在,共和黨的幾位參選人,魯比歐(Marco Rubio)、克魯茲(Ted Cruz)和蘭德(Rand Paul)在稍早之前卻都表態反對針對NCLB進行改革,因為有太多的考試早已施行。克魯茲說,拒考運動欠缺有力的證據,而且每年考試是必要的;而蘭德則認為家長選擇讓子女拒考試缺乏正當性,考試是聯邦政府所規定的,而且他還要繼續支持"共同核心(Common Core)"政策。

至於民主黨,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她在2007年為"全國教育協會(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進行演說時抨擊高利害關係考試,她說:"我們已經損失了多少的創造力?有多少孩子的熱情已經被殘害了?"最近她表示,教育不是只有考試表現如何而已。桑德斯(Bernard Sanders)則指出,他在回答"美國教師聯盟(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的問卷時反對NCLB,他也持續反對依賴高利害關係考試直接(對教育進行)嚴厲的干預。

對兩黨候選人來說,這場拒考運動實則是一個巨大的機會。沒有人會比父母更加關切自己子女的教育,這也是為何反對高利害關係考試的運動能在紐約、西雅圖、德州和北卡羅來納州等地,激起選民的回響。拒考運動和教師罷工正是針對過度考試所做出的最激進及最受人矚目的行動。

每一位總統候選人都應該明智且更加賣力地因應(教育)這個議題,好好地打好這場2016教育選戰。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Amy B. Dean為非營利組織世紀基金會(Century Foundation)的研究員,也是諮詢公司ABD風險投資公司的負責人,和David Reynolds合著"新版新政:區域性激進主義如何重新塑造美國的勞工運動(A New New Deal: How Regional Activism Will Reshape the American Labor Movement)"一書。

(*本文取得原作者Amy B. Dean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