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8日 星期四

在芬蘭學校任教的甘與苦

Tim Walker原作

李明洋重點摘譯

Taught by Finland / 2014-05-10

原文網址: http://www.taughtbyfinland.com/

重點摘譯:

既像在坐雲霄飛車一般的歡樂,又充滿著挫折感。這是我在芬蘭公立學校任教一年以來的心得。

當我頭一次看到我芬蘭學校的課表時,差一點栽了個大跟斗。我發現,我每週只有上18小時的課,相當於每天的課堂時間不到4個小時。這麼輕的教學負擔真是太幸福了。

當我在美國的學校教書時,每天的教學時間至少5個小時,一週的課堂時間最多達到27個小時,幾乎比我現在芬蘭學校的教學時間多出了10個小時。

較少的教學負擔,意思就是,我可以花更多的時間陪我的家人,更多的時間和同事合作,更多的時間省思我的實務工作,以及更多的時間設計更有效能的課堂內容。

但是,我也很快地發現,不太好的另一面,亦即更少的教學時間,意思就是我只有較少的時間能和我5年級的學生相處。

我習慣以前每週有較多的時間和學生相處。所以,我該如何將所有的事情壓縮在較短的時間裡呢?

當我感受到時間不足的壓力時,我不免對芬蘭教學課表有所抱怨。為什麼我的芬蘭學生每週上音樂課的時間和上數學課的時間一樣多?他們真的需要每週上兩個小時的木工課或縫紉課嗎?我的學生真的需要每隔45分鐘,就下課休息15分鐘嗎?對我來說,這麼頻繁的休息實在是太過分了。

在芬蘭,我學會了改變我的教學心態。我必須把握和學生相處的時刻,否則我將永遠無法走出沮喪。

隨著時間的過去,我已能接受負擔這麼輕的課表。我開始了解到,最重要的並非上課的份量,而是上課的品質。

由於授課時數很少,所以我必須確保每堂課對學生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我必須仔細地思考,我的學生真正需要學習的內容為何,因為沒有時間可以浪費。

我發現,在設計教學活動時,我非常仰賴其他同樣任教五年級的老師。坦白說,在美國教書時,沉重的教學負擔阻礙了我和同事接觸的機會,因為我常常感到太過疲累,也太過忙碌。而且我也知道,我的美國同事和我都有著同樣的感受。

在芬蘭,當我想要關心班上的某位學生時,我可以在課表上找到很多空堂去提供他額外的協助。在學校,我會定期和特殊教育老師及心理諮商師開會,確保班上沒有任何一個學生落後。

此外,較輕的教學負擔意味著我有更多彈性的時間,可以提供有額外需求的學生"課後補救課程"。芬蘭的老師通常都會為學生上這類的輔導課,而且學校也很鼓勵老師採個別的或採小組的方式為學生提供這類的服務。

雖然我仍舊感覺到我沒有很多時間可以和我班上的學生相處,但我已經知道自己該如何適應這裡的作息,而且,我也感到很自在。在芬蘭,我的課堂活動非常緊湊,而我也非常仰賴我的同事,協助我確認我的學生是否能從課堂上獲得他們所需要的。

不過,在芬蘭的教學環境裡,有一件事始終讓我感到挫折。在美國,許多學校都會著重於讓學生在班級中體驗到社會化的過程,從中學習到重要的社交和情緒管理技巧。但在芬蘭,我卻沒有看到。

在我剛到芬蘭學校任職的第一個禮拜,我曾詢問我的5年級學生是否曾經圍成圓圈,互相問候過。他們看我的眼神,彷彿我是個笨蛋一樣。他們一邊笑,一邊對我說,那是當他們還在讀幼兒園的時候做的事。

在美國,數千名班導師會要求學生每天早上和同學相互問候。這在美國的小學是相當普遍的例行公事,我們稱之為"最好的練習(the best prctices)"。

進行這種晨間聚會所持的理由很簡單,那就是花個20至30分鐘的時間,將班上學生集合起來相互打招呼,閱讀晨間佳話,進行團體活動,或相互分享生活趣事,是個很好的開始

依我在美國執教5年的經驗,這種定期的晨間聚會,是促進學生學習社會技巧和情緒控制最有效的方法之一。但很不幸的是,我在芬蘭想推動這樣的活動卻是困難重重。

誠如我先前說的,在芬蘭,我和學生相處的時間很少,因而促使我把重點放在學業上。然而,我又深深地感受到,社會技巧和情緒管理的學習相當重要,但"芬蘭國家核心課程(Finnish National Core Curriculum)"卻沒有如此重視。

雖然,我沒有要求芬蘭的學生每天進行晨間聚會,但我並沒有完全放棄,而是做了某種程度的調整。

每週一,在我們的英語課裡,有一個簡短的晨間聚會。我們相互打招呼,閱讀晨間佳話,以及討論班務。這是個溫和的替代方案,但我知道這麼做還是有用的。

我曾說過,芬蘭教育有個相當矛盾的地方,那就是芬蘭學生在諸如PISA等國際評量的表現相當優異,但他們在學校的參與度和快樂程度卻是很低的。

身為老師,我的喜悅與投入程度多半都來自於我和學生之間的關係。這在其他許多事情上,也都是如此。而當學生被我和同學了解後,他們也感到喜悅,也更有參與感。

晨間聚會是在學校中,用來強化人我關係的有效方法。我相信芬蘭老師可以從美國老師在課堂上培養學生社交技巧的方法中學到許多。


作者簡介

Tim Walker為美籍芬蘭教師,目前任教於Helsinki一所公立學校,他將在芬蘭的所見所聞寫在自己經營的部落格"",與更多的人分享其見解。

(*本文獲原作者Walker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