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4日 星期四

何以共同核心是個糟糕透頂的政策?

Nicholas Tampio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CNN / 2014-04-24

原文網址: http://edition.cnn.com/2014/04/23/opinion/tampio-common-core/index.html

重點摘譯:

再過幾週,紐約州教育署(New York State Education Department)就要展開第二輪的共同核心測驗(Common Core tests)。今年初春,有數千名學生拒絕參加共同核心英語(Common Core English Language Arts, ELA)科的測驗。就像其他各州一樣,紐約州的家長告訴教育主事者,他們的孩子不會接受那些逼迫教師為考試而教及浪費公帑的測驗。

即使當局不實地指控家長不希望把孩子的學業標準提高,或害怕孩子達不到較高的標準,但家長不予理會。他們和孩子希望學校的課程能夠全面性地發展,測驗的數量合理並以適當的方式實施。

根據"2014年紐約測驗計畫學校管理手冊(2014 New York Testing Program School Administrator's Manual)"的內容指出,最終家長可能得以審閱子女在開放性問題的作答部分,但卻不得查閱試卷的(其餘)內容。雖然紐約州當局和Pearson公司祭出封口令,嚴禁教育工作者談論試卷的細節,但位在紐約布魯克林(Brooklyn)公園坡(Park Slope)社區的321公校校長Elizabeth Phillips和該州其他學校的校長,已針對ELA的混亂與發展不當而同聲譴責。

這樣的情況同樣也發生在數學科。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教授James Milgram認為,共同核心數學標準不僅無法博得國際間的讚賞,而且也無法讓學生為將來職場上所需的學科(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mathematics, STEM)能力做好準備。如果紐約州當局繼續隱藏測驗內容而不讓公眾監督,那麼家長和教育工作者就有權利質疑他們教學的價值究竟何在。

再來就是,紐約州採用了加值模式(VAM)的教師評鑑系統,清楚規定只要學生的測驗分數過低教師就會被當局開除,因而獲得了當局"邁向巔峰(Race to the Top, RTTT)計畫"高達7億美元的獎勵。結果產生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壓力,迫使教師為考試而教。

此外,不管英語程度如何,非英語裔的學生也都必須參加測驗,而在貧困學區任教的教師,就算再怎麼努力,仍比較可能受到懲罰。套一句教育學者Diane Ravitch的話:加值模式是騙人的(把戲)。

最近,我參加了拒考組織iRefuse在長島(Long Island)地區舉行的集會活動。會場上張貼著一張海報,上面畫了兩個孩童的頭部剪影,其中一個填滿了莎士比亞的作品、吉他、花、數學方程式和植物,標題寫著"學習";另一個則被選擇題的試卷塞滿了,標題寫著"考試"。與會者希望學校是個培養孩童才能的場所,而不是個利用考試來殘害孩童,並藉由考試結果來開除教師的地方

1849年,美國哲學家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寫下了著名的經典論文"論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後來該篇論文激勵了世界各地包括聖雄甘地( Mahatma Gandhi)和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在內的無以計數的行動者挺身而出。梭羅在文章中闡述道:"教化人民如同尊重正義一般地去尊重法律是令人不快的(It is not desirable to cultivate a respect for the law, so much as for the right)。"

梭羅認為,人民(往往)過度傾向於尊敬政府,卻不去質疑那些領導政府的人有否依循著正義行事。如今,舉凡受到梭羅激勵的家長,必定會指出紐約州教育署是被諸如John King、Ken Slentz和Ken Wagner等一群不可靠的人所領導,而那些測驗的創造者Pearson公司,則是透過旗下的非營利基金會編制課程材料和軟體,讓公司得以從中謀利

這些家長也會拒絕學校管理手冊所採行的政策,亦即當考試正在進行時,學校沒有任何義務為學生提供替代場所或活動。這意味著,當考生們在填答試卷時,拒考學生不可以讀書也不可以說話,只能被迫呆在座位上。換句話說,該手冊鼓勵行政人員針對那些不希望教育淪為永無止境考試的孩子,予以"沉默的對待(silent treatment)"。這根本就是霸凌。

身為家長,如果您不想讓子女參加即將到來的數學科考試,您會怎麼做呢?寫一封信或發一封電子郵件給學區裡的教育委員會、教育督察長、校長和教師,告訴他們您決定不讓子女參加評量。或許行政人員會試圖勸阻你。那麼請告訴他們,您主張讓子女接受的是面面俱到且符合個別需求的教育內容。也請您告訴學區裡的每個人,您所對抗的並非他(她)們,而是那些企圖將公校教育中央集權化及標準化的政客和企業主。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Nicholas Tampio任職於紐約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政治系,為美國著名政治學者及評論家,學術著作豐富,包括"康德的勇氣:在現代政治理論的啟示中邁進(Kantian Courage: Advancing the Enlightenment in Contemporary Political Theory)"、"德勒茲的政治視野(Deleuze's Political Vision)"等書,以及為數眾多的學術論文。除了學術著作外,Tampio也經常在"Huffington Post"、"Al Jazeera America"和"JSTOR Daily"等發行量極大的刊物上發表評論。目前,他正在撰寫一本關於民主和國家教育標準的書。

(*本文獲得原作者Nicholas Tampio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