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1日 星期四

談南韓的造假與抄襲歪風

David Volodzko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Diplomat / 2014-08-31

原文網址: http://thediplomat.com/2014/08/koreas-plagiarism-problem/

重點摘譯:

南韓在OECD的2012年國際學生評量計畫(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閱讀和數學項目均排名第5名。這樣的結果,對於孜孜矻矻的南韓教育體系及寄予厚望的學者來說,是一點也不覺得驚喜的。然而,南韓學術界並非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近年來,涉及學術不端行為、詐欺及造假等醜聞,接二連三地在南韓的學術界爆發開來。

例如首爾國立大學(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的前生物科技教授黃禹錫(Hwang U-seok)因為在人類胚胎克隆(cloning)技術上的傑出表現,其研究結果登上了著名的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進而被"時代雜誌(Time)"評選為2004年全球100位最具影響力人物。然而,到了2005年,黃禹錫的研究被人揭發涉及偽造。又如東國大學(Dongguk University)前藝術系教授申貞娥(Sin Jeong-ah)曾在2007年參與著名的光州雙年展(Gwangju Biennale)策展工作,結果事後被發現其耶魯大學的博士文憑涉及造假。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也披露過類似的事件,例如一名在金泉科學院(Kimcheon Science College)服務的建築師李昌華(Lee Chang-ha),被服務單位發現其美國新橋大學(New Bridge University)的學歷涉嫌造假,而予以解雇;另一名在檀國大學(Dankook University)任職的教授金甌瑞(Kim Ok-rang),也是因為學歷的問題而辭職;此外,著名的佛教僧侶濟望(Jigwang)謊稱其具有首爾國立大學學歷,而女演員顏碩華(Yun Seok-hwa)則謊稱其為美國紐約大學(NYU)的校友。

除了學歷造假外,再來就是抄襲。最近發生的抄襲事件主角包括國會議員連東烈(Yeom Dong-yeol),以及2004年奧運跆拳道男子金牌得主文大成(Moon Dae-sung),他們倆人的博士論文均涉嫌抄襲。

雖然假造文憑和抄襲是兩碼子事,但都是屬於智慧型犯罪。當然,有人會說,這種情形隨處可見,但在南韓是否更為常見呢?"南韓時報(Korea Times)"引述南韓倫理學教授許南國(Heo Nam-kyol)的觀點指出,在儒家傳統文化之下,學生被教導著照抄老師說的話...,而不是把自己的意見寫出來。相較之下,西方傳統則勇於挑戰權威,例如亞里斯多德(Aristotle)即是個代表。即使如此,西方世界到了18世紀也盛行模仿。直到浪漫主義時代,由於強調藝術家的個性而將此模仿之風予以改變。對此,維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的英語教授AC Spearing表示,後浪漫主義詩人乃背負著不可能獨創的義務(obligation of an impossible originality)。

南韓從未經歷過浪漫主義或類似浪漫主義的運動,然而,照抄老師的東西也只不過是為人詬病的其中一項而已。南韓的社會在儒家文化的薰陶下,乃依照個人的年齡、職業、教育背景,甚至衣著的品味來論斷其在社會上的地位。我的意思不是說哈佛大學等名校或Prada等名牌西服就不會對南韓的社會產生影響,而是我們必須知道,南韓的種姓制度(caste system)一直延續到1990年代的中期,在此一情況下,假造成績或捏造成就,往往讓個體可以向社會的更高階層攀升。而從這當中所衍生出來的問題之一,就是造成極度競爭的教育體系。在這樣的體系裡,除非天資聰穎,抑或家境優渥負得起私人家教費,否則很難有翻身的機會。

這就如同古時候的斯巴達(Spartan)教育一般,因為規定太過嚴厲,因此想要破除規範是不可能的事。相傳有一個男孩把一隻狐狸藏在斗篷裡面,雖然狐狸咬他的肚子,但他因為害怕被人發現而導致事跡敗露,所以始終都忍痛苦撐,直到最後終因肚腸被狐狸咬破而死。南韓的許多青年學子就跟那個男孩一樣寧死也不願失敗,的確,至今南韓15歲到24歲人口的死亡原因中,自殺仍舊是高居榜首。

當然,這些問題並不盡然都是因為過度強調智育所導致的後果,有一部分也歸咎於不適當的教學方法,加上極盡瘋狂的體制所造成的。畢竟,智慧型詐欺也不是只發生在南韓。例如根據Janine Cook博士的資料顯示,美國產業生物測試實驗室(Industrial Bio-Test Laboratories, IBT Labs)乃負責美國境內1/3以上的毒物檢測實驗,直到1983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調查發現,在實驗室執行的研究中,有高達71%是無效的。其次,美國國土安全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 DHS)前資深主任Laura Callahan則因涉嫌學歷造假,而在2004年引咎辭職,聯邦政府類似這類案例乃高達463件。此外,哈佛大學在2012年也爆發了作弊醜聞,而2013年因涉嫌抄襲而躍上頭條的主角則有國際著名環保學者Jane Goodall、名導演Shia LaBeouf,以及共和黨參議員Rand Paul。

韓國的教育文化是相當特別的。如果公眾人物由於醜態被人發現而遭到羞辱,那也是於事無補;如果學校不能對抄襲剽竊者予以適當的懲處,那也是枉然,行險僥倖者終究存在。因此,唯有針對源頭加以防範,亦即從歷史中汲取教訓,並以之來教化年輕學子。在Plutarch所寫的斯巴達編年史中有這麼一段故事,有人問斯巴達國王King Agesilaos II,為什麼斯巴達沒有城牆呢?只見King Agesilaos II用手指著他的人民,回答說:"這些就是斯巴達的城牆。"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David Volodzko為紐約州立大學碩士(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專精領域包括人類行為、種族議題、跨文化溝通、移民問題,以及社會文化與科技(socio-technological)問題等。Volodzko曾在大學擔任講師,也在Atlantic Sentinel、10 Magazine、East by Southeast、Groove Magazine、Korea Expose、openDemocracy、The Local和The Washington Monthly等期刊發表文章,同時也是部落格"Rational Consent"的主筆。

(*本文取得The Diplomat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