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1日 星期五

何以芬蘭的教育會成功?

Randi Weingarten主述

李明洋摘譯、改寫*

AFTHQ / 2011-03-18

影片網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tdYxqRce_s

重點摘譯:

我們真的很開心能來到芬蘭,不僅僅是參觀學校,而且還問了諸如芬蘭教育體系如何運作等許許多多的問題。如果您能夠像我們一樣待在芬蘭的校園裡3個鐘頭,您就能夠看到行政人員和教師之間真摯的情誼以及對彼此的尊重,您也可以看到因為班級人數夠少,而得以真正落實差異性的教學

我們常說教育對孩子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只有把老師放在教室裡,也不是只有在教室裡裝個電子白板或電子教科書而已。芬蘭包裹式的教育服務從托兒所和早期教育就開始了。芬蘭的學前教育確實是以孩子為中心。我們看到了他們著重於從經驗當中進行學習,而且建築物也全都按照孩子的需求而設計。

芬蘭國際行動與合作中心(Finland’s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Mobility and Cooperation)主任Pasi Sahlberg表示:"芬蘭必須感謝OECD的PISA,因為PISA所提供的數據顯示芬蘭的表現不僅高於平均水準,而且也超越了其他國家。我們到底做了什麼,使這些成為可能呢?...我們的師資培育政策不同於其他許多國家,首先,我們堅持在芬蘭校園裡任教的教師都必須擁有碩士以上學歷。芬蘭的每一位教師都被人當成專業人士看待。當人們問我,如何知道學生在學校裡的學習情況時,我總會跟他們說,請您去問老師,他們都知道。這就和您詢問醫師病人的復原情況如何是一樣的。"

芬蘭現場的教師表示:"在芬蘭當老師感覺真的很好";"我認為這是普遍的氛圍,教職不但非常有價值,這個職業受到社會大眾的肯定,而且教師受到非常良好的養成教育。"

在芬蘭的學校,我們看到了教師的專業真實地存在,而當我們一踏進教室的時候,我們也從授課教師身上看到了以身為教師為榮的現象。特別的是,有一位教師和教科書的出版商針對她的建議是否可行進行討論。

芬蘭教師一週只上20節課,另20節則用於備課,批改報告等非教學活動。Sahlberg指出:"芬蘭小學至高中教師的教學時數幾乎只有美國教師的50%,當美國的教師在課堂上辛勤工作時,芬蘭的教師則在發展課程,和家長交流,以及輔導學生等。"芬蘭的教師不在教室裡用午餐,他們可以在休息室或是在其他空間進行工作。芬蘭學校為教師所做的空間規劃和美國截然不同。芬蘭教師擁有自己的辦公室,他們有私人儲物櫃、電腦、電話,如此專業化的設計,在美國真的是看不到的。

Sahlberg說:"如果您來到芬蘭的校園裡跟人家說,數學、閱讀和科學是最重要的科目,他們就會把您趕出去,因為我們所謂的學習並不是這樣的。"在芬蘭的校園,我們看到了針對課程內容所做的統整規劃,包含了烹飪(廚房)、藝術、音樂(吉他)、工藝,以及算數和讀寫等,我們也看到了科技和人我互動及教科書之間的統整性。來到了芬蘭的校園,讓我們真切地了解到所謂的"一體適用(one-size-fits-all)"在這裡是不存在的。Sahlberg說,芬蘭的整個教育體系都由教育工作者負責經營,這也就是何以教育這個圈子裡的相互溝通和對話是如此的不同。

我們非常清楚地了解到,這個國家的教育體系著重的是要如何解決問題,而不是相互爭論著要如何取勝(winning)。在這裡,沒有人會說某某孩子是個累贅,而是會說我們該如何一起來幫助他。在這個以小孩為中心的教育體系裡,教師被視為該體系的核心人物。他們致力於找到理想的教師人選,以完成教育這個國家的使命。


作者簡介

Randi Weingarten為"美國教師聯盟(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 AFT)"的現任理事長,以及美國最大勞工組織"美國勞工聯盟/產業工會聯盟(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 and 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s, AFL-CIO)"的成員,也是"教師團結聯盟(United Federation of Teachers, UFT)"的前任理事長。

(*本文摘譯並整理自Randi Weingarten主述的芬蘭參訪紀實影片"Why Education in Finland Works?",有興趣細觀全片的讀者,可點選以下連結觀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