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

給馬克祖克柏夫婦的一封公開信

Diane Ravitch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Diane Ravitch's blog / 2016-08-19

原文網址: https://dianeravitch.net/2016/08/19/an-open-letter-to-mark-zuckerberg-and-dr-priscilla-chan/

重點摘譯:

敬愛的Mark和Priscilla:

我希望你們不會介意別人主動給你們建議。我寫這封信給你們,是因為你們擁有資源和能力可以真正改變數百萬名孩童和家庭的生活,也可以改變他們的老師和學校。

你們的巨大財富可以虛擲在紐華克(Newark),高達1億美元的禮物落入了無底洞,卻無助於當地的孩童。或者,你們的巨大財富可以用來強化一個和多數孩童息息相關的機構,就是他們的公立學校。

我是個美國教育史學家。我曾經身為"教改運動"的成員,但是經過了好多年,我認清了原來在政策制定者手中極為風行的改革不僅無用,更是有害。於是我從教改運動中抽身,因為他們對教育下了錯誤的診斷,也做出了錯誤的解決方案。我不想成為歷史上錯誤那一方的成員。我希望你們也會想用你們的影響力真誠地去改變孩童的一生,而不是自顧自地讓改革機器不斷壯大,卻只是耗擲萬金,最後以失敗告終。

你們必須了解改革者都生活在一間回音室裡。他們彼此交談,訴說著同樣的一件事,所以得不到什麼新的資訊。他們一口咬定美國的公立學校都是失敗的,公立學校的老師都是沒有效能的,唯有持續使用標準、考試、懲罰和獎賞才能改變孩童的一生;他們認為應該將考試成績不佳的學校私有化,轉型成特許學校,如此,不久的將來,就不會再有貧窮了。這些假設都不是真實的。標準和考試並不能幫助那些平常考試成績殿後的孩童。改革者汙衊極為重要的民主機構,以及為了使命而寧願領取微薄薪資的數百萬名老師。

儘管你們可能已經聽說美國學生的考試成績正處於歷史的新高;高中生的畢業率達到史上的新高;輟學率則是創下了史上的新低。但是為何還是對公立學校感到絕望呢?這些人當中,有些就是從來就沒讀過公立學校的的菁英份子。他們讀的是最優秀的私立學校,而他們也以倨傲的態度來看待公立學校和老師。

我的意思不是說一切都很好。事實上,我們社會的最大危機,以及反映在我們學校體系的是孩童的高貧窮比率。令人感到羞恥的是,我們是所有先進國家當中,孩童貧窮率最高的國家。我們國家有將近1/4的孩童在缺乏食物安全,缺少合宜的家庭,以及無法獲得正規醫療照護的環境中成長。

當然,你們知道Nadine Powell Harris醫師已經蒐集了許多強有力的證據,證明孩童時期的創傷將對人生持續造成影響。根據她的描述,孩童時期的創傷和極度貧困以及受到貧困壓迫有極大的關聯性。然而,改革者卻將社會的失敗歸咎於公立學校和他們的老師!為何其他國家會為了降低貧困而做出努力,而我們國家卻不會?

Priscilla,我讀過妳寫的文章,妳將妳的成功歸功於公立學校老師對妳的鼓勵。如今,有數百萬名老師努力地鼓勵及激勵和妳一樣的孩童,努力地說服這些孩童,要他們對自己有信心。儘管不斷地遭受改革者中傷,但這些老師卻仍舊這麼做下去。

以下是我給你們的建議:

請加入維護和捍衛公立學校的行列,一起奮鬥。

請不要支持將公立學校私有化的運動。

請支持社區學校的設立,補充其設備,以滿足孩童的需求。

請支持在每所學校成立醫療診所,讓孩童得到牙醫照護、例行檢查、視力檢查、聽力檢查,以及抽血檢查等服務。

請相信學校擁有資源可以提供孩童情感和心理上的支持。

請善用你們的影響力,確保每一所學校都能擁有一座圖書館,一名圖書館管理員,以及許許多多的藏書和電腦。

支持教師集體談判的權利。工會建立起了中產階級,但中產階級如今卻四面楚歌而備感壓力。

請不要支持將教師正當申訴程序予以消滅的運動。學校需要的是穩定,而教師必須知道他們的學術自由是受到保護的。

請你們了解,特許學校的擴充將對招收大多數孩童的公立學校造成傷害。特許學校並沒有比公立學校好。那些考試成績高的特許學校,往往是因為把成績差的孩童剔除掉的結果。特許學校,包括那些挑選學生的學校把公立學校的資源和他們表現最好的學生都帶走了。

Mark和Priscilla,我們正處在一個關鍵時刻,也就是公共教育生死攸關的時刻。

公立學校歡迎所有的學生,包括身心障礙學生、非英語裔學生,以及成績不佳的學生。公立學校教導我們要和不同於我們及我們家人的人相處在一起。公立學校是基本又必要的民主機構。學校不是企業。他們是公共服務,是我們身為公民者所擁有的共有財。

不要傷害,而要強化民主。強化為每個人敞開大門的公立學校。站在對私有化說不的家長和教育工作者這一邊。

私有化不需要你們。他們的陣容裡有一大群的億萬富翁。

我們需要你們。請幫助我們將公立學校改造成製造民主和社會正義的偉大場地。

加入支持公共教育的網絡,支持全國境內經常試圖以雙手阻擋高利害關係測驗和私有化巨輪的家長和教育工作者。

我們需要你們。Bill Gates和Eli Broad卻不需要。

Diane Ravitch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Diane Ravitch為著名的美國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現任職於美國紐約大學。 著有"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和"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等書。

(*本文獲原作者Ravitch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