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9日 星期日

共同核心真能讓孩子為未來做好準備嗎?(下)

Yong Zhao原作

李明洋摘譯

Yong Zhao / 2013-01-17

原文網址: http://zhaolearning.com/2013/01/17/more-questions-about-the-common-core-response-to-marc-tucker/

重點摘譯:

他的論述:Zaho表示,如果我們只是生產出考場高手,那麼我們的國家將不會有競爭力。當然,確實如此。亞洲的教育工作者都非常害怕他們所培育出來的考場高手不善於創造未來的世界。但即使如此,也不能阻撓我們肩負起責任,去瞭解所有學生必須知道的事情,以便讓他們在高度競爭的全球勞動市場中具有競爭力,以及去瞭解如何針對那些我們認為最重要的技能進行評量。

我的回應:究竟是責任,還是傲慢呢?幾乎所有的極權政府和獨裁者都宣稱,他們有責任去為社會做規劃,好讓人民快樂地生活;而且他們也宣稱,因為人民不知道什麼才是對自己是最好的,所以他們才必須採取由上而下的方式(來治理國家)。例如,他們宣稱人民沒有辦法體抗不良的資訊來進行自我保護,所以領導者必須實施審查制度,人民可以看,可以聽,以及可以讀的東西,都應該由領導者決定。這種自我賦予的責任乃是源自於威權當局自以為(對人民)最好的一種假設。順道一提,我們成年人,包括家長和教師,往往都會犯同樣的錯,那就是我們自然而然地會假設自己比孩子更懂


他的論述:沒錯,未來的許多工作,目前可能都不存在,甚至未來的挑戰,我們也無法想像,更不可能準確預測。但是,不管將來會遇到怎樣的挑戰,我可以向您保證,他們絕對遇不到不會定量分析技能的人,絕對遇不到不懂得進行論證的人,絕對遇不到對歷史、地理或經濟只知皮毛的人,也絕對遇不到連字都寫不好的人。

我的回應: 他的說法大抵無誤,但定量分析技能不同於寫考卷時圈選出正確答案的技能,建構出強有力的論證也不同於遵循"正確的方式"複述論點,而字寫得好更不等同於文章寫得好。更重要的是,就我所知,共同核心根本就沒有將Tucker所舉的歷史、地理或經濟等科目納入範圍。當這些(非核心科目)及那些(不相干的東西)被共同核心拋到了腦後,我們的孩子又該去哪裡學習這些科目以及那些所謂的"不相干的東西"呢?


他的論述:Zhao生長在一個不把目標放在學習,而是在考試獲致成功的國家。大多數的人都同意,考試造成的危害相當巨大,將會造成因過度重視"填鴨",而漠視了分析、綜合和創造力。然而,卻鮮少有人想要去改變這樣的教育體系,因為考試制度是在極度腐敗的體系中,唯一稱得上廉潔(公正)的部分。

我的回應:Tucker的觀察相當入微,但我必須指出他在不久前才出版了一本書,書名叫做"超越上海:為美國教育提供指引,以建造出世界頂尖的教育體系(Surpassing Shanghai: An Agenda for American Education Built on the World's Leading Systems)"。如果中國的教育體系真如Tucker所說的那樣不堪,他又為何將之視為世界最頂尖的教育體系,而且還希望美國建造出如出一轍的教育體系呢?如果中國的教育體系真的那麼不堪,他又為何偏要美國超越上海呢?順道一提的是,他說"鮮少有人想要去改變這樣的教育體系,因為考試制度是在極度腐敗的體系中,唯一稱得上廉潔公正的部分。"這句話並不正確。或許真有許多人不想改變,但事實上卻是絕大多數的中國人都想改變這樣的教育體系。在過去十餘年來,中國教育部和地方政府一直都在做改變。詳細的內容,我都寫在"迎頭趕上或引領世界:在全球化時代的美國教育(Catching Up or Leading the Way: American Education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和"世界級的學習者:教育創新與學生創業(World Class Learners:Educating Creative and Entrepreneurial Students)"這兩本書裡。


他的論述:雖然Zhao對於一個僵化的政體訂定過時的標準將導致的後果非常清楚,但美國卻沒有這樣的問題。我們並沒有面臨古時候遺留下來不合時宜的標準,也沒有被糟糕的考試所殘害。我們遇到的問題是,在界定所有學生必須知道與應該要會做的事情時缺乏共識,以及為數眾多的學校對學生的期望過低。

我的回應:我不認為美國在仿傚中國著重考試的教育體系後,能夠避免重蹈中國的覆轍。共同核心的目標難道不是要形塑出一個僵化的體系嗎?共同核心難道不是被考試所驅策嗎?如果不是,那為何我們需要有共同的評量呢?尤有甚者,難道我們沒看到在NCLB法案的推波助瀾下,校園裡的考試作弊事件一樁又一樁的爆開來嗎?州政府操弄數據和切截分數的證據難道還不夠多嗎?若嫌不夠,那麼不妨翻閱Sharon Nichols和David Berliner所寫的"伴隨的死傷:高利害關係考試如何摧毀美國的學校(Collateral Damage: How High-Stakes Testing Corrupts America's Schools)",你將會在書裡找到更多的證據。順道一提,當我為一群從北京前來美國研究科學教育的教師提到,美國在"邁向巔峰(Race to the Top, RTTT)"計畫的規範下,正致力於實施教師評鑑時,他們感到相當震驚並且評論道:"這不是侵犯個人的尊嚴嗎?"


他的論述:如果沒有共識好好地規劃出一個具有國際性的標準系統,我們就不可能培養學生具有符合國家需要的技能、知識和創造力。除了詳加規範學生應該知道與能夠做的事情外,我們別無選擇。雖然學生學習這些詳加規範的內容,未來不必然會用得上,但如果沒有將學生該學習的內容詳加規範,那麼我們國家的年輕人就一定無法因應未來的各種挑戰。

我的回應:我並不認同這樣的說法。在前總統小布希和歐巴馬總統上任以前,美國的教育體系一直以來都是去中央化的,也因為如此,使得美國成為地球上最繁榮、最具創新性及最民主的國家。政府沒有強制規範所有孩童學習同樣的內容非但不是罪惡,反而是一種美德。猶如哈佛大學經濟學者Claudia Goldin和Lawrence Katz在他們所寫的"教育與科技間的競賽(The Race between Education and Technology)"一書中所說的:"我們必須從集體失憶症中清醒過來。美國曾經是世界各國的教育領導者,並將她的制度與平等主義的理念廣泛地傳遞至世界上的其他國家。這不只是個了不起的成就,而且應該再來一次。"


他的論述:很顯然地,Zaho認為標準的意思就是標準化,而標準化對於未來勞動力面臨的問題必然無法產出具創造性的解決方案。當然,這也許真的會發生,但卻不必然會發生。

我的回應:沒錯,這不必然會發生,但卻真的發生了,已經發生了,而且是無可避免的發生了。當標準化在高利害關係考試伴隨下強制實施,當學生的考試成績被拿來做為評鑑教師和校長的工具,以及當學生的命運是由考試成績來決定時,教和學就必定會變成標準化,且是在被迫的狀態下進行的。我們根本不必走一趟中國,光看美國在NCLB法案下所發生的一切事情就夠了。NCLB法案確實沒有要求學校窄化課程,縮減音樂課、藝術課、社會課和科學課的授課時數,或減少午餐和下課休息的時間,但這一切卻都發生了。若想進一步瞭解NCLB法案對教學時間和課程所造成的影響,不妨參閱一下教育政策中心(Center on Education Policy)所做的報告"NCLB Year 5: Choices, Changes, and Challenges: Curriculum and Instruction in the NCLB Era"和"NCLB Year 5: Instructional Time in Elementary Schools: A Closer Look at Changes for Specific Subjects"。


他的論述:認為因為無法預測未來人們將從事何種工作,也無法預測未來世界將對具創意及創業精神的年輕人有何種要求,所以沒有義務去瞭解所有年輕人應該學習哪些技能和知識,也不必針對彼等技能和知識訂定標準及評量以驅策學校教學的說法是不對的。

我的回應:認為共同核心能夠讓孩子做好準備,以因應未來的說法是不對的。於此,我想引用備受各界推崇的前美國教育研究協會(America Educational Research Association, AERA)理事長,同時也是我所景仰的教育研究員Gene Glass所說的一段話來做為我的結論。他說:"對於一個誤導人的問題來說,共同核心標準是個愚蠢的解決方案。而該(誤導人的)問題就是,一個老舊不堪且無用的課程將無法讓任何孩子為2040年以後的未來生活做好準備。"

延伸閱讀: 共同核心真能讓孩子為未來做好準備嗎?(上)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Yong Zhao為國際知名教育學者、作家及演講者,專精於全球教育方法及應用,目前任職於美國奧瑞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擔任教育測量、政策和領導學系教授,發表學術文章百餘篇,以及出版20餘本書,包括2015年出版的"莫把人送去做機器做的事:導正科技融入教育的5個最大謬誤(Never Send a Human to Do a Machine's Job: Correcting Top 5 Ed Tech Mistakes)",2014年出版的"誰害怕大惡龍:為何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好(最差)的教育體系(Who's Afraid of the Big Bad Dragon: Why China Has the Best (and Worst) Education System in the World)",2012年出版的"世界級的學習者:教育創新與學生創業(World Class Learners:Educating Creative and Entrepreneurial Students)",以及2009年出版的"迎頭趕上或引領世界:在全球化時代的美國教育(Catching Up or Leading the Way: American Education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此外,他尚有經營部落格: http://zhaolearning.com.。

(*本文獲原作者Zaho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