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日 星期三

為美國而教,免談!

Howard Winant原作

Diane Ravitch轉引

李明洋摘譯、改寫*

Diane Ravitch's blog / 2016-01-30

原文網址: http://dianeravitch.net/2016/01/30/professor-to-tfa-no-you-may-not-recruit-in-my-classroom/

重點摘譯:

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社會學教授Howard Winant寄給我一封信,他在信中表示負責"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TFA)"招聘業務的主管請求讓他們在課堂上用5分鐘的時間和學生們講講話。於是他寫了以下這封信,回給對方。

以下是回信的內容:

您好:

謝謝您寫信給我。過去我曾經把學生送去加入TFA的行列,而且我也有朋友在TFA擔任要職,但如今我已經知道這個組織大有問題,所以要我向學生推薦TFA讓我感到猶豫。

我可以確定您和我的TFA朋友的立意都是好的。但是儘管TFA宣稱這個組織致力於"消除教育的不公平,"而且許多人也深信確實是如此,但實際上卻不是這麼回事。

在我們國家,TFA和公立教育私有化密不可分。TFA和特許學校運動掛勾,而特許學校實則是大規模的企業運動,目的在於將公立教育體系的經費轉手放進私人的手中。TFA倡議擇校和教育券計畫,而這兩種政策皆在摧毀低收家庭孩子的教育和社區。這對於大眾和民主的進程實在是非常的不負責任。

TFA在學校體系中不斷地替換教師,許多教師都沒有繼續留在教職。TFA以速成班的模式培訓師資,取代了精心設計的師培機制,鯨吞蠶食著教學專業。TFA為貧困地區中那些當局不願投資的學校所提供的是二流的、低投資成本的師資。所以,TFA是拿著不適當的繃帶,貼在成就差距的傷口上。

美國這個國家擁有豐富的資源,足以創造出高品質的教育體系,但就是缺少政治承諾。如果TFA的成員願意全力以赴,共同抵禦外界對公立學校所做的攻擊,那麼他們的時間、資源和精力將會被更加妥善的運用。我認為TFA對於教育諸多問題的解決不僅無效,而且本身就是個很大的問題。所以,我不會再支持她。

謝謝您的閱讀

Howard Win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