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8日 星期二

共同核心標準的最大獲益者

Nicholas Tampio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Al Jazeera America / 2015-03-24

原文網址: http://america.aljazeera.com/opinions/2015/3/for-pearson-common-core-is-private-profit.html

重點摘譯:

在備受爭議的共同核心標準(Common Core standards, CCS)教改聲浪中,究竟誰是最大的獲益者呢?

其中一個最大的贏家是英國出版公司Pearson。

2014年,全美境內有高達900萬名學生接受了由Pearson製作,包括"升學和就業準備合作評量(Partnership for Assessment of Readiness for College and Career, PARCC)"在內的共同核心高利害關係測驗。尤其,該公司緊緊地掌控住紐約的教育體系,誠如某位評論者批評其掌控的程度就像被章魚的吸盤吸住一樣。由該公司經營的"教育教師表現測驗(The ed Teacher Performance Assessment, edTPA)"係用於紐約教師的認證,而且該公司還負責管理該州的年終測驗,合約金額高達3200萬美元。此外,該公司還(為各州政府)提供共同核心執行上的各種服務,包括課程(運作)模式,以及評量學生學習狀況的測驗工具等。

除了美國以外,Pearson的業務範圍還擴及英國、澳大利亞、義大利、南非、巴西、印度和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家。每年,該公司的全球營業額超過了80億美元,如果各國政府持續採用該公司製作的標準化測驗來評量學生、教師和學校的話,營業額將再創新高。

若想更瞭解Pearson及其經營理念,不妨從該公司學術業務主席Michael Barber於2011年出版的"實踐學:給教育領導者的指引(Deliverology 101: A Field Guide for Educational Leaders)"一書中找到答案。他在書中陳述了自己的哲學觀點,並且不經意地指出,為何全世界的家長、教師和政治人物都想盡辦法要掙脫Pearson對彼等國家教育政策所做的束縛。

Baber曾在前英國首相Tony Blair的手下做過事,也曾在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 & Co)上過班。"實踐學(Deliverology)"是由麥肯錫顧問公司的兩位專家所創出的新名詞,顯然,Barber深受該顧問公司經營理念的影響。根據那兩位專家的定義,所謂的"實踐學"是一種讓事情得以完成的新興科學"以及"促使政府和公部門的事情獲得進展並取得成果的一種系統 性的過程。"Barber的書主要是寫給領導者和支持教改的從政者。

Barber相信"人際關係具有神奇的力量"或一小群人一起做事所產生的力量可以使結構產生變化。例如,他讚揚Barack Obama所提出的"邁向巔峰(Race to the Top, RTTT)"計畫透過包括共同核心在內的諸多政策乃"提供一個世代的美國人有機會去改變美國的公共教育。"他也為領導者執行由Pearson員工協助撰寫的共同核心標準提出建議。

此外,Barber從英國已故首相Margaret Thatcher的格言"不要告訴我該做什麼,而是要告訴我該怎麼做(Don't tell me what, tell me how)"獲得靈感。他很少論述學校應該教些什麼,而在談論教學法時也鮮少引述專家學者的意見。相反的,他在書中不斷強調領導者需要訂定出指標,例如標準化測驗分數,以便評量出改革是否有助於孩子的閱讀和算數。當然,在他的建議之下,理想的教育體系所需要的產品,正好可由Pearson這個全球規模最大的供應商來提供。

今年春天,一位著名的反共同核心運動者在網站上寫道:"我認為教育改革者並不瞭解,被邊緣化的家長心中乃積蓄著滿腔怒火。"Barber知道家長很憤怒,但他認為只要夠多的反對者看到(教改的)好結果,他們就會加入(共同核心的)陣容。

尤有甚者,他還在書中教導領導者因應教改反對者所提出的各種反對理由(如表1所示):


對改革者來說,這本書是指導手冊,或是作戰計畫,教導教改者突破重重阻礙的不二法門。Barber在書中引述了已故總統Robert F. Kennedy的名言:"唯有那些勇於承受巨大挫折的人,才可能獲致偉大的成就(Only those who dare to fail greatly can ever achieve greatly),"並把不願意適應新事務的家長和教師貼上了"現狀捍衛者"的標籤。最後,他在該書的結尾要求改革者堅持原定計畫,但也不能否認反對者的說法,要對彼等人士說:"我能理解你們為什麼會氣憤,換作是我,我也開心不起來。"

然而,Pearson投資研發的共同核心已成眾矢之的。最近,萊斯利大學(Lesley University)的Nancy Carlsson-Paige教授的一份報告對共同核心標準的諸多問題指證歷歷,例如共同核心標準要求幼兒園的幼童必須"有目的地閱讀並理解緊急情況的文件。"對此,該報告指出,該項規定根本沒有任何學術根據。事實上,證據顯示,過早期望幼童閱讀(反而)可能導致反效果。研究早期兒童的人士已指出,以遊戲為本位的幼兒園將有助於幼兒認知、社交、情緒和肢體的發展。報告寫道:"在富有愛心的成人陪同下,幼童乃透過遊戲、動手操作與體驗自然世界進行學習。"基於此,該報告呼籲撤銷針對幼兒園所訂定的共同核心標準。

目前,也有政治人物傾聽了反對共同核心及其供應商者的訴求。在紐約州,參議員Terry Gipson在確認過Pearson所研發的共同核心測驗後表示:"這是一個拿納稅義務人的錢,卻以營利為目的的公司,所以我們有充分的理由要求州教育署停止和終止(和Pearson的)所有關係。"

我們有充足的理由可以預期,抗議聲浪將愈演愈烈。屆時,家長、教育工作者和政治人物將再也不會購買Pearson所販售的任何產品。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Nicholas Tampio任職於紐約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政治系,為美國著名政治學者及評論家,學術著作豐富,包括"康德的勇氣:在現代政治理論的啟示中邁進(Kantian Courage: Advancing the Enlightenment in Contemporary Political Theory)"、"德勒茲的政治視野(Deleuze's Political Vision)"等書,以及為數眾多的學術論文。除了學術著作外,Tampio也經常在"Huffington Post"、"Al Jazeera America"和"JSTOR Daily"等發行量極大的刊物上發表評論。目前,他正在撰寫一本關於民主和國家教育標準的書。

(*本書獲得原作者Nicholas Tampio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