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3日 星期一

從芬蘭課堂活動談孩童運動量的提升(下)

Tim Walker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Atlantic / 2015-01-09

原文網址: http://www.theatlantic.com/education/archive/2015/01/finnish-schools-are-on-the-moveand-americas-need-to-catch-up/384358/

重點摘譯:

他校的作法

有一天,我前往距離赫爾辛基兩個小時車程的薩羅(Salo),參觀另一所學校(的執行狀況)。結果,我發現該校6年級學生採用了不同的方法。

當時,正好剛下課,我看到幾十個小學生集中到放置冬季外套和外出鞋的大廳。不過,這些孩子沒有像以前一樣全都一窩蜂地往外衝,而是有幾個孩子在大門附近的一張桌子前排成了一列。每個孩子手上都拿著一張名片大小的紙卡。後來我才知道,這些紙卡就是下課休息時間用來借用器具的"護照"。

過不久,有兩個年紀較大的學生走到了桌子後面,手上拿著從教師休息室取來的鑰匙,把桌子下面的櫥櫃打開。其中一位學生收取了排在最前面的那個個頭嬌小,滿頭金髮男孩的紙卡後,詢問他:"你要什麼?"男孩說要籃球,於是他們拿了一顆籃球給他。男孩一拿到籃球,就立刻開心地衝到了外頭。下一個是一個臉圓圓,滿頭黑髮的孩子,要借的是跳繩。後來幾個孩子,就像這樣逐一借到了自己想要的器具,直到整條隊伍消失為止。

我很好奇,這個方法實施起來是否和我們學校一樣成功,於是我走上前去問他們,這個辦法實施後學生身體運動的程度是否有發生變化。毫不足奇的,他們的回答也是"是的"。

然而,這樣的結果仍不足以說服我這項計畫在全國的推行已見成效。雖然我看到年紀幼小的孩子確實在下課休息時間有較多的運動量,但我好奇的是,"芬蘭學校動起來"對於年紀較大的孩子是否也有影響。畢竟,先導計畫的結果指出,孩子在學校久坐的行為,會隨著年級的升高而增加。而且,後來的調查也顯示,在參與先導計畫的7年級至9年級學生中,有增加每天運動量的只佔1/3。

所以,我詢問我們學校負責規劃該計畫的體育老師Heidi Rautajok。儘管她對於讓Emmi和Marianne這些高年級學生擔任帶頭者的作法感到滿意,但她也承認,對年紀較大的孩子來說,是應該為他們做一些事。不過,她已有了計畫。

只靠體育課是不夠的

在即將到來的秋天,我們學校的作息時間將有新的設計,讓學生有額外的時間從事有趣的肢體活動。不同於以往,學校只提供孩子15分鐘的下課休息時間,而是至少增加到30分鐘的休息時間。這個改變對7年級至9年級的學生特別有幫助,但必須另外發展活動,因為類似"紅綠燈"這類的遊戲已不適合用來提升他們的心肺功能。

在新的模式之下,年級較大的學生可以在上學的期間轉換一下情境,主動地從事瑜珈、曲棍球或體操等活動。只要學生想得到,足夠提振體能的活動,都是可能的選項。學生可以從事及主導這些活動,而且這些活動都是有意義的。芬蘭的學校向學生蒐集意見,然後安排時間和地點讓他們從事這些活動,藉此鼓勵孩子做自己的主人

不過,這個模式不僅著重於賦予學生權利,也顯示出增加肢體運動並非只有為了符合下課休息時間的目標,抑或只是體育課的專屬活動而已。Heidi也同意道:"光只靠體育課是不夠的。"

活力藝廊

事實上,我已瞭解到上課時間也應該包含肢體活動。當我的同事在去年推行"芬蘭學校動起來"計畫時,就已提出了各種策略,讓學生在上課時間也能動起來,例如"活力小子(energizers)",就是在課堂中,讓孩子暫時離開座位,然後將椅子替換成健身球,於是,孩子在彈起身子時要完成練習,如此一來,學生就可以一邊彈跳,一邊學習。

我也找了不少策略,讓我6年級的學生在課堂上動起來。比如去年秋天,我就嘗試了一個名叫"活力藝廊(Active Gallery Walk)"的策略,亦即在課堂上讓孩子保持移動,卻又能保持專注。

之所以採用這個策略,肇因於我於以往的方法感到沮喪。因為有很多時候,學生是處於被動的狀態在做活動,例如他們站在教室前面,透過海報或投影片向全班同學做報告。這樣的方式不僅浪費了許多教學時間,而且也沒有多少產出性。不論是學生還是老師,坐在座位上,一遍又一遍地聽著其他學生報告是很無聊的,哪怕報告者的技巧再好,也是一樣。

當然,我同意給孩子機會向全班同學呈現學習成果很重要,但如果孩子並不投入也沒有動力,這麼做就不太值得了。也因此,我採用了"活力藝廊"這個策略。

這個策略是這樣的:首先,學生把自己所要呈現的作品張貼在教室或走廊的牆上,就好比他們在藝廊裡展現藝術品一樣。每一件作品都編上號碼,然後有系統地讓學生輪流觀賞,每一件作品都花個一兩分鐘,仔細地研究一番。為了讓這個活動更有意義,學生們必須寫點東西給作者回饋。在活動開始之前,我給每個學生兩種不同顏色的便利貼,其中一種顏色的便利貼是要寫上給作者的提問,另一種顏色的便利貼則是要寫上觀賞後給予作者的正面回饋。

雖然孩子們在觀賞作品時顯得相當興奮,仔細端祥每一件作品,並且把回饋寫在便利貼上,但對他們來說,或許最棒的是這個段落結束之後。只見他們急著將自己的作品從牆上取下,趕緊拿回自己座位,然後仔細閱讀同學給他們的回饋。當然,我給孩子時間修改自己的作品。我很高興的是,學生們都主動改善自己的作品,而不需要我去敦促他們。

學生應該擁有的課堂

當活動進行到一半時,我看了一下手錶,才驚訝地發現時間怎麼過得這麼快。已經過了20分鐘,可是感覺活動才剛開始而已。當我發出"哇!"的聲音時,Emmi轉頭問我發生什麼事。我把手錶給她看,結果她和我一樣,也不相信時間怎麼過得這麼快。我們都認為,任何時候,學習的感覺都應該像這樣。

當活動結束後,我的另一名學生Jukka走向我,和我擊掌,然後謝謝我安排了這個活動,就好像我剛剛帶給大家一個驚喜一樣。但我認為,他對我的感激是沒道理的,因為所有的學生本來就應該擁有類似這樣的課堂活動,讓他們積極而主動地投入。

"芬蘭學校動起來"讓我知道美國以及世界各國的學校,都可以協助學生去爭取主動的生活方式,以及鼓勵老師以具有創意的方式讓孩子在課堂上動起來,進而增加孩子的運動量。

延伸閱讀: 從芬蘭課堂活動談孩童運動量的提升(上)


作者簡介

Tim Walker為美籍芬蘭教師,目前任教於Helsinki一所公立學校,他將在芬蘭的所見所聞寫在自己經營的部落格"",與更多的人分享其見解。

(*本文獲原作者Walker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