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

高昂學費是日本貧窮家庭永遠的痛

Yuki Hagiwara和Isabel Reynold原作

李明洋摘譯*

The Japan Times / 2015-09-10

原文網址: http://www.japantimes.co.jp/news/2015/09/10/national/social-issues/one-six-japanese-children-live-poverty-threatening-education-future/#.VgPejjaheP8

重點摘譯:

"安倍經濟學(Abenomics)"可能有助於日本股價的雙倍翻漲,使得諸如豐田汽車這類公司的盈利創下了歷史新高,然而,窮人的狀況卻仍未見起色。

根據日本政府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在日本,每6個孩童就有1個生活窮困,這樣的比例是1985年以來的歷史新高,若只針對單親家庭,則貧窮的比例更高達55%,名列"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狀況最糟的國家之林。

日本的窮人之所以無法脫離困境,昂貴的教育費用是主因之一。為了讓子女通過高中入學考試,以便日後覓得一份體面的工作,支付高額的補習費用乃是不可避免的。如果父母負擔不起,那就是陷子女的未來在低工資生活的風險之中。

任職於首都大學東京(Tokyo Metropolitan University),專攻貧窮與社會排除(social exclusion)的阿布彩教授在接受訪問時指出,"如果(某國的)孩童無法完全發揮潛能,那麼無疑的,該國勞動力的品質必定很糟,...不投資於解決貧窮問題,將拖垮經濟成長。"

日本已經面臨人口老化和工作力下降的問題,加上弱勢年輕族群無法建立起成功的事業,致使政府可能會損失每人一生中應繳交的9600萬日元稅金及社會福利費用。

根據政府的統計數據,在日本,缺乏經濟奧援的孩童幾乎不可能接受教育到18歲或以上;目前全國大約有2/3的學生上補習班,每個月單單一科的補習費就要數萬日元。阿布綾表示,貧窮將會世襲到下一代,因為拿不到(畢業)證書,意思就是日後將賺不到足夠的錢來栽培他的孩子。

出生在單親家庭,和母親及哥哥住在一起的田原君,15歲就輟學去找工作。這位現年19歲,面貌清秀,186公分高的建築工人回憶起小時候在"窄小、陰暗且骯髒"的公寓裡長大,她的母親則是從清晨就開始工作,直到他晚上上床睡覺時,還沒結束。他和哥哥在學校常常沒吃中餐,然後把學校餐廳發的麵包和乳酪帶回家。他說他想盡快賺錢,因為他總是挨餓,想找東西來吃。"我再也不想過這樣的生活了,"他說。

日本雖然提供國民相對平等的受教機會,但是隨著教育階段愈高,貧困兒童的人數就愈少。根據關西國際大學(Kansai University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道中(Ryu Michinaka)教授在2010年所做的研究顯示,貧困家庭子女的高中就學率約為90%,但相較之下,一般家庭子女的高中就學率高達98.4%。至於高等教育,政府部門提供的數據顯示,低收家庭子女就讀大學的比例不到1/5,但一般家庭子女的大學就學率高達51%。

根據文部科學省的統計資料指出,每年日本公立高中的學費約40萬日元,而私立高中的平均學費更高達100萬日元。對於貧困家庭來說,昂貴的學費是橫亙在高中入學之前的最大障礙。

一位有兩個孩子的46歲單親母親焦慮地說,如果她那就讀初中的15歲兒子進不了高中,就必須離開學校去找工作。這位在學校擔任文書工作的母親表示,當初她之所以不讓大兒子去上補習班,就是因為她知道如此一來將負擔每個月高達4萬5000日元的補習費帳單。而她的年所得為270萬日元,符合請領社會救助金的條件。日本政府對貧困家庭的定義為,家庭成員平均每人年所得少於122萬日元。

在2013年,日本政府通過了一項照顧窮人的法案,讓更多的社工進入學校,以及提供更多免學費的課後輔導班給學習困難的學生。然而,東京大學(University of Tokyo)的大澤真理教授抨擊該法案,沒有為減少貧窮人口訂定具體的目標,也沒有提供足夠的資金,以協助需要幫助的人。他表示,沒有針對每年貧困家庭子女高中就學的情況,建立起監督的機制。

不過,隸屬執政聯盟公明黨成員的國會議員古屋範子表示,制定該法案是相當重要的一個步驟。她說:"很明顯的,我們針對貧困兒童起草了一項法案。這透露出一個訊息,就是我們國家正要著手處理這個(貧困)問題。"

OECD在去年公布的一份報告中指出,長期所得不平等之所以會抑制經濟成長,部分原因在於社經地位弱勢者對於自身教育的投資不足所致。2007年,一項針對大阪地區所做的研究發現,在接受政府社會福利救助的家庭中成長的族群中,有25%的人日後也以社會救助金度日。

古屋指出,父母雙方離婚後可能會讓家庭陷入貧困,而需要包括住屋安排、精神健康治療及職業訓練等廣泛的救助。在接受訪問時,她表示:"在大多數的案例中,會由母親負責照顧孩子,...這些曾為家庭主婦的婦女通常都缺乏與時俱進的技能或豐富的(工作)經驗。即使她們工時甚長,但收入卻極為微薄。"

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想在孩子的學業上多花些時間和精力是很難的。例如前述的46歲單親媽媽又找了第二份工作,以便達到收支平衡,但是她卻得每天早上8點出門,晚上10點才能回家。幸好,她的15歲兒子非常幸運,因為有一個名叫"兒童之門(Kid's Door)"的非營利組織提供他兒子免費的課業輔導,後來他也順利通過了公立高中的入學考試。現在,他是個高中一年級的新生,而且正打算繼續讀大學。

在接受訪問時,這位幸運的青年回憶當初參加週末課輔班時,由東京大學、早稻田大學及其他一流大學的學生所組成的志工教師讓他瞭解到,接受教育可以使職業的選項更為寬廣。"我以前認為讀高中只是為了讀書而已。"

就讀東京大學,同時也在"兒童之門"擔任志工教師的紀山田說:"大家都會談教育鴻溝,但是當你來到了這裡,你才真的會被震撼到,...有一個初中三年級的學生連九九乘法表都不會,而且也拚不出任何一個英文單字。他們一直以來都很無助。"

然而,田原君,那位建築工人說,(對他而言)回去學校接受教育並不是最迫切需要的。"建築公司的一位督導告訴我,要趁年輕的時候去讀書或取得一些證照,但是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或者說我不知道我想要做什麼。目前,我可以養活我自己。我不覺得需要改變什麼。"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Yuki Hagiwara和Isabel Reynold均為The Japan Times專欄記者。

(*本文取得The Japan Times中文授權翻譯,本人特此致謝;摘譯內容蒙獨立天下編輯給予翻譯上的諸多指證,本人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