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給歐巴馬總統的一封公開信

Paul Horton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Living in Dialogue / 2013-07-12

原文網址: http://www.livingindialogue.com/paul-hortons-open-letter-to-president-obama-listen-to-committed-teachers/

重點摘譯:

敬愛的總統先生:

如同我們國家成千上萬的資深教師,我非常關心您將如何將您所訂定的教育政策付諸施行。目前我們國家的教育所面臨的問題是,您和教育秘書長Duncan先生對經驗教訓不屑一顧。秘書長為了刺激投資,聽從了蓋茲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和布羅德基金會(Broad Foundation)的建議,在麥肯錫顧問公司(McKinsey Consulting)、布羅德基金會以及十數位關係良好的教育督察長的分析與規劃下,設置了"邁向巔峰計畫(Race to the Top, RTTT)"。這些把龐大資金投注於教育的獻策者,絕大多數都鍾情於把高利害關係考試的結果拿來做為評鑑教師的工具,也都贊成把評量所得的數據用來當成衡量教育進步與否的依據

如果您曾經聽過研究標準化測驗及學習成就差距的專家所提出的建議,那麼您就會知道您的政策是註定會失敗的。您應該花點時去瞭解一下"坎貝爾法則(Campbell's Law)",這個在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大學部統計課程裡必定會教的概念(譯者註:即愈是使用量化的社會指標來做為社會決策的依據,就愈容易屈服於腐敗的壓力,也就愈容易扭曲和破壞原本該指標意欲監控的社會進程)。

總統先生,您時常請益"教育改革民主黨人(Democrats for Education Reform)"這個由華爾街(Wall Street)支持民主黨的投資公司所資助的組織,您也對民主黨員,同時也是丹佛特許學校校長的Michael Johnston的意見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雖然Johnston具有從政的潛能,但卻是個不及格的教育顧問。他的辦學成績乍看之下似乎相當優異,例如他宣稱,該校畢業生就讀4年制大學的比率高達100%,但事實上,他們學校的畢業率只有60%,而且有高達40%的學生早在高中畢業之前就輟學了。

雖然成千上萬的教師將一生奉獻於協助弱勢的學生,但這個國家的行政官僚卻對教師極為惡劣。成千上萬資深且訓練有素的教師向您做出承諾,並提出教育事務的相關建議。但您卻寧願傾聽那些只擁有兩年課堂經驗的哈佛、耶魯和史丹佛大學畢業生的話

我認為"承諾"是個相當具有份量的語彙。如若要檢視某人對教育的承諾,就去看他是否願意將自己奉獻在課堂上,而犧牲未來可能加諸在一己身上的權力和獲利。"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 TFA)"的成員在執教兩年後就另謀高就,加入企業教育改革的行列,好獲取權力。他們大多是出身名門,擁有常春藤聯盟(Ivy League)學歷,且雄心勃勃的自由主義年輕人。就他們而言,與其在課堂上花20年或30年發展教學技巧以改變些什麼,倒不如在特許學校擔任個行政主管,也比當個教學者更具有獲利的潛能。

您已讓成千上萬的教師離職,並讓沒有經驗的"專家"負責指引教育迷津。您和您的行政團隊在美國的教育界發起了一場"文化大革命(Cultural Revolution)"。您的教育秘書長(Education Secretary)不僅讚許這場革命運動,甚至還允許監察長(Inspector General)將特區學校舞弊案的調查工作予以粉飾。您將您的籃球摯友兼競選活動財務長提拔為教育秘書長。您也挑選了幾位布羅德基金會的人擔任您的顧問。布羅德基金會曾出版了一本小冊子,為的就是要毀壞公校教育,後來該手冊被運用在芝加哥、費城、紐約和美國的許多城市。

您所推行的政策,正代表一種新的菁英主義。您似乎認為"如果我們能夠延攬到那些常春藤聯盟出身的前TFA成員,讓那些真正的聰明人擔任高級政策顧問、教育督察長,以及行政主管的話,我們就可以(把目前的情況)整個翻轉過來。"

這樣的想法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傲慢,(當初)正因所謂"最優秀和最聰明"的(傲慢)思維,才會導致美國在越南(戰爭)一敗塗地,而且也只有您想在教育這麼蠻幹。前美國國防部長Robert McNamara很優秀,分析能力極強,但缺乏道德感。美國教育秘書長Duncan極富同情心,但他的政策卻是錯的。的確,就我的愚見,他的政策是個難以言喻的混亂。早先在比爾蓋茲基金會工作的Weiss小姐和Sheldon III先生,目前均擔任Duncan的顧問。他們居間磋商,藉由給予您競選上的支持,讓Bill Gates得以換取到他所想要的(利益)。此外,許多華爾街的投資公司清楚地向您和您的幕僚長Rahm Emanuel表明,只要您的教育政策鼓勵私人投資特許學校,他們就會樂於支持您。

誠如McNamara在越南戰爭中摧毀了美軍,您的教育政策也正在摧毀著兩個或三個世代的優秀教師,作法就是讓缺乏經驗的年輕人去羞辱那些優秀的教師。您所核准的教育政策,將如同當年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一樣,把教師專業倒推回20幾年前的水準。儘管最近的許多研究已經指出,成效不佳的教師只佔2%至3%,但您的政策卻醜化了其他98%的優秀與典範教師

您帶來了企業化的教育改革模式,您想要創造出公私立學校之間的競爭關係,您不僅鼓勵芝加哥大學商學院(University of Chicago Business School)夥伴及聯邦上訴法院法官Richard Posner所鍾愛的"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而且您似乎極為賣力地將當初美國農民和勞工以血汗換得的美國教育公共資產予以出售。您所推行的政策對亟需穩定生活的年輕人有幫助嗎?創造性破壞或許對某些孩子有利,但可能對絕大多數的孩子來說,根本沒幫助。

您的教育政策極力擁抱麥肯錫顧問公司的管理策略,要求每兩年就要開除20%至25%的教師。您曾說,教育不應該只有考試,但是您的教育政策卻是藉由考試來評量學生的進步程度,而且也因為要求針對某幾科進行標準化測驗而導致課程遭到窄化。

您在競選時承諾要解決所得不均的問題,但您和您支持的許多市長卻正在努力摧毀美國的中產階級。您的教育政策積極地摧毀教師工會。您支持的許多市長和州長也都奮力地攻擊教師工會、醫師工會、公務員工會、消防員工會和警察工會。

當您的教育政策正在醜化數十萬名誓言要奉獻一己於教學的優秀教師時,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又做了哪些事呢?您傾聽那些聰明人的心聲,他們似乎也明白您會聽他們的話。他們非常善於推銷自己。而您的政策也深受這些雄心勃勃卻缺乏教學經驗的年輕人喜愛。

所以,您必須針對以下兩個問題仔細地思考:

1.我們如何從任何行業的聰明人中,選出適合擔任教師的候選人,並讓他留在教學岡位上?

2.您如何擴大高品質教師的人才庫?

問題的答案非常清楚,而且和特許學校完全無關。

如果Gates先生真的關心這個國家的教育,他就應該投資於打造一個如同芬蘭的教育體系。但問題是,他比較熱衷於販賣產品,對於優質師資的培育沒多大興趣。

教育的進步不同於建築物,無關於科技,也非市場的擴張,而是人力的投資

總統Obama先生,我非常敬重您。我教過的許多年輕人,目前正在為您做事。您不妨問問那位負責為您烹調多年的年輕人,我是個多麼難搞的老師。請您務必找時間和那些一生奉獻於改善美國教育的教師談一談。這麼做不僅能讓您自外於教育改革民主黨人和為美國而教的圈子,讓您洞悉Weiss小姐、Shelton III先生和Bill Gates創造出來的混亂,也能讓您和典範及資深教師談談關於教學和學校的事,而不是只和Arne Duncan討論。

請您鼓勵參議員Durbin和他的委員會徹底地對抗"沒有一個孩子落後(No Child Left Behind, NCLB)"法案。您喜歡資助培生教育事業公司(Pearson Education),或喜歡解雇數以千計的教師嗎?這就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您會讓中產階級進一步地消失嗎?或者,您會為教師的工作而奮戰嗎?您會獎勵華爾街的教育投資客和Bill Gates嗎?或者您願意捍衛鄰近學校的藝術和人文課程嗎?您會將加值評量系統(Value Added Measures)和標準化測驗綁在一起,用以打壓教師嗎?或者,您已開始瞭解到學習是一件多麼複雜的事,而且學習並不能用測驗來加以評量。總統先生,以上這些都是您的選項。如果您想發掘出複雜的問題,並加以解決,就請您將目光放在目前那些教育顧問的身後。

若您下一次有空來到海德公園(Hyde Park),我很樂意和您聊聊上述各項議題。

祝福您,

Paul Horton


作者簡介

Paul Horton具有30年的教學經驗,幾乎在各種學校待過。他的教學生涯開始於一所郊區學校德克薩斯州中學(Texas middle school),然後在市區的一所大型高中任教,該學校有很多非英語裔的學生。之後,他任職於芝加哥大學實驗學校(University of Chicago Laboratory Schools)至今,已有14年,該校係由John Dewey創辦。Paul Horton善於從歷史角度分析美國教育現場,並對教育政策提出針砭,作品廣見於"Education Week"等著名刊物及"Living in Dialogue"等知名網站。

(*本文取得原作者Paul Horton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