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0日 星期日

請別說芬蘭和我們是無關的!

Pasi Sahlberg原作

李明洋摘譯*

PasiSahlberg.com / 2011-11

原文網址: http://pasisahlberg.com/please-dont-say-we-are-irrelevant/

重點摘譯:

許多人被芬蘭能夠將其教育體系從菁英主義、沒沒無聞及缺乏成效,轉型成為優質、公平及具高度成效的(教育)典範而深深著迷。而芬蘭不採用企業化的教改模式,也不讓私人企業涉足教育的作法,更是讓國外參訪者驚訝不已。很多人都想知道,到底芬蘭教師如何能夠超越醫師和律師,成為年輕人最嚮往的職業?他們也想瞭解,到底芬蘭的小學師培計畫如何能夠在大學科系中成為最搶手的熱門科系?有些人則會問:其他國家能否仿效芬蘭進行教改呢?

當然,也有不少人不以為然。其中,最常見的觀點是,因為芬蘭太過特殊,所以對美國、英國、澳大利亞、法國,或其他領土較大的國家來說,幾乎沒有什麼有意義的地方可供參考。以下幾點,是最常被這些人拿來強調這個觀點的論述:

第一,芬蘭在文化和種族上都是同質性較高的國家,所以和諸如美國這樣的國家的差異太大了。但是,日本、上海或南韓也和芬蘭有著同樣的狀況。2011年,取得芬蘭國籍的外國裔約有5%,非以芬蘭語為母語的芬蘭公民約有10%。其中,俄羅斯裔、愛沙尼亞裔和索馬利亞裔是少數族群中人口最多的。自1990年代中開始,芬蘭多元社會化的程度是歐洲諸國中成長最快的國家。種族多樣化主要是集中在都市,據估計,在2020年以前,首都地區的學生將有1/4來自移民家庭。

第二,芬蘭是個小國,所以對北美或其他地區的大國來說,並不是個仿效的好對象。目前,芬蘭的人口約為550萬人,大約相當於美國明尼蘇達州(Minnesota)或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Victoria)的人口,而稍多於加拿大亞伯達省(Alberta)或法國北部-加來海峽省(Nord-Pas de Calais)的人口。的確,美國大約有30個州的人口趨近於或少於芬蘭的人口,包括馬里蘭州(Maryland)、科羅拉多州(Colorado)、奧瑞岡州(Oregon)和康乃狄克州(Connecticut)。而華盛頓州(Washington)、印第安那州(Indiana)和麻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的領土範圍則小於或趨近於芬蘭。在澳大利亞,只有新南威爾斯州(New South Wales)的人口稍多於芬蘭,其他各州的人口則都比芬蘭少。在加拿大,只有安大略省(Ontario)的人口明顯多於芬蘭,領土範圍也大於芬蘭,其他各省的人口和領土則都相近於芬蘭。以上所述的各個行政單位都能自由地制定自己的教育政策,按照自己認為最好的方式進行教育改革。所以,把規模和自己相近的芬蘭拿來做為教育體系的仿效對象,對她們來說應該是更感興趣,也更具有相關性才是。

最後,還有一個論點是諸如"國際學生評量計畫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國際數學暨科學趨勢研究(Trends in International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Study, TIMSS)"和"國際閱讀素養進展研究(Progress in International Reading Literacy Study, PIRLS)"等國際評量所聚焦的領域都過於狹窄,無法代表某國整個教育體系的狀況,也因此忽略了社交技巧、品格發展、創造力或數位技巧等能力也是學校成就的重要指標。提出質疑的人士認為,目前這些國際評量採用的評量方法和芬蘭的教育文化極為吻合,所以有利於芬蘭。

我認為,我們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個體,我們都可以相互學習。芬蘭給我們的最大啟示就是,其教育體系之所以成功,原因就在於謹慎且持續地向其他(國家或地區)的教育體系、實務工作者、政策制定者和研究者取經。大多數芬蘭課堂上的創新都源自於美國、英國、德國或加拿大。如果芬蘭認為這些國家和芬蘭的差異太大了,所以不可以拿來仿效以改善其教育,那麼我今天就不會寫這篇文章了。

沒錯,芬蘭確實和其他國家不同,但芬蘭提供每個孩子教育的方式仍有許多有趣的地方值得世界各國借鏡。


作者簡介

Pasi Sahlberg為芬蘭籍教育學者,擔任芬蘭國際行動與合作中心(Finland’s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Mobility and Cooperation)主任,並兼任Helsinki及Oulu大學教授。此外,亦是國際著名教改學者,曾任職於世界銀行(World Bank),並被許多國家聘請為教育改革顧問。著有暢銷書"Finnish Lessons: What Can the World Learn from Educational Change in Finland"及該書續集"Finnish Lessons 2.0: What Can the World Learn from Educational Change in Finland?"

(*本文獲Sahlberg教授授權中文翻譯,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