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1日 星期四

正視教師指導課外活動的問題

Walt Gardner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Japan Times / 2016-03-08

原文網址: http://www.japantimes.co.jp/opinion/2016/03/13/commentary/japan-commentary/interaction-benefits-toddlers-elderly-alike/#.VvRlq-pJnb0

重點摘譯:

在日本和美國,儘管大家都認同課外活動對學生相當重要,但卻鮮少人會去了解這得要花費教師多大的時間和精力。而當人們對潛藏在成績背後的教育品質日益關切的同時,我們就更應該正視這個議題。

雖然在當今的日本教育體系裡,課外(社團)活動並非官方(規定的活動),但對於學生來說卻必不可少。不管這些活動是利用上學前或放學後,是利用平常日或例假日,但因為隸屬於學校管轄,所以都仍需要由教師督導。

儘管課外活動其來有自,但問題在於目前日本文部科學省將課外活動視為自願性活動。眾所周知,最初在1970年代,課外(社團)活動被官方設計為主科。但倒了1980年代早期,實施"寬裕教育政策"後,課外(社團)活動就成為非正式的性質。正因如此,教師指導課外(社團)活動遂不支薪。然而,有些課外(社團)活動所需投入的時間卻不少。

例如,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在2013年所進行的"教與學國際調查(Teaching and Learning International Survey)"報告即發現,日本初中教師每週花在課外(社團)活動的時間高達7.7小時,比OECD平均時間(2.1小時)高出3倍以上。教師發現,因為缺少強有力的工會,所以他們根本無法拒絕課外活動的指導工作。

在美國,雖然教師也會被要求擔任非正式課外活動的督導,但在工會勢力強大的都會學區裡,教師指導課外活動必須支薪乃被詳細地寫在教師的合約裡。即便如此,教師所獲得的報酬仍舊是不足的。

1964年,當我開始在洛杉磯統一學區(Los Angeles Unified School Distric)擔任英語教師時,開的(課外活動)是演說課,以及教導學生參加演講比賽。當時,教師工會才剛起步而已。整個學期,我利用課前時間、午餐時間、課後時間,以及週末假期的時間教導學生演說,並且指導學生參與了4場演講比賽,結果最多只能拿到200美元,相當於時薪75美分。

儘管學生的表現優異,有好幾年打進了全州的演講比賽,在好幾所大學裡進行比賽,但最後,我還是必須提出請求,讓我好好地休息,因為我實在是累壞了。

如今,教師(所處的環境)比以前好多了。不但不容易被剝削,而且合約裡根據教師付出的時間和勞力所支付的薪資也(比以前)多很多了。然而,這些報酬卻仍遠遠彌補不了教師為了指導學生演講或其他課外活動所承受的壓力。

在日本和美國,過度操勞的教師往往會被人讚揚為具有奉獻精神。但真相卻是,過度操勞的教師根本無法把所有的才能奉獻在教學工作上,這無疑是虧欠了他們的學生。而這正是那些抨擊教師工會的人不願意公開的(真實)面。

誠如目前美國的法律之所以為實習醫師訂定了每週最高的工作時數,就是基於過度疲勞會陷病患於危險中。所以,此時此刻,就讓日本和美國的教師也比照(實習醫師工作時數上限的規定)辦理吧!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Walt Gardner曾在美國洛杉磯的Unified學區執教達28年,也曾擔任UCLA研究所的客座講師。目前為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和美國教育週刊(Education Week)專欄作家。

(*本文取得原作者Gardner授權同意中文翻譯,譯文內容由譯者全權負責,與該刊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