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4日 星期三

亞特蘭大作弊醜聞事件是特例嗎?

Yong Zhao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Yong Zhao / 2011-07-16

原文網址: http://zhaolearning.com/2011/07/16/ditch-testing-lessons-from-the-atlanta-cheating-scandal-part-2-not-an-anomaly/

重點摘譯:

美國教育秘書長Arne Duncan並不是唯一試圖把(作弊的)問題壓下來,並將其導向技術面議題的人。曾在雷根總統(Ronald Reagan)執政時期擔任教育部助理秘書,同時也是史丹福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和湯瑪斯福德漢研究所(Thomas B. Fordham Institute)資深研究員的Chester E. Finn也是這樣一號人物。7月13日,他在CNN上發表了一篇名為"不要在亞特蘭大作弊事件後廢除考試"的文章。在該文中,他企圖把考試作弊視為和人性有關的議題,並且試圖大事化小,將該案當成了特例。他說:"令人遺憾的,這件事乃關乎人性,乃無關於考試,因為在將近10萬所學校中,只有少數的幾百所在考試分數上作弊。"而且,他把考試作弊比喻成"逃漏稅,詐領醫療保險金,罪犯堅稱自己無辜,教授抄襲論文,以及醫療研究捏造數據等。"

基本上,無論考試制度的擁護者怎麼說,他們都必須承認一項事實,那就是藉由考試驅策教育的政策是導致作弊事件的根源,其後果將對孩子造成傷害。那些人試圖把作弊事件解釋成單一個案,亦即只是一小撮沒良心的人所造成的小問題而已,所以只要在技術面上做簡單的處理,就可以解決了。然而,證據卻恰好相反。

我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到底有多少學校或教育工作者在標準化考試中作弊,因為我們沒辦法檢視每一所學校,而且即使某所學校真發生了作弊情事,他們也不可能會自首或坦承犯行。但是,從已公布的報告我們卻可以清楚地發現,學校教育的考試作弊事件並非反常現象,亞特蘭大醜聞案絕對不是特例,也不是"在將近10萬所學校中,只有少數的幾百所在考試分數上作弊。"僅僅媒體最近的報導,就已經發現在考試分數上動手腳的學校數量高達了數百所。例如2011年的3月,在美國新聞和世界報導(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的網站上刊登了一篇標題為"許多州發現考試異常情事(Testing Anomalies Found in Many States)"的文章,撰文者Jason Koebler在文章中指出,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 DC)、喬治亞州(Georgia)、亞利桑那州(Arizona)、底特律(Detroit)、巴爾迪摩(Baltimore),以及其他許多州,都因為考試違規而接受調查。而根據今日美國(USA Today)在同月份所進行的調查指出,華盛頓特區以及亞利桑那州、加利福亞州(California)、科羅拉多州(Colorado)、佛羅里達州(Florida)、密西根州(Michigan)和俄亥俄州(Ohio)等6個州的公校當中,有高達1610個考試成績出現異常的班級,其中還有某個學校整個5年級的考試成績誇大不實。上週,非營利教育刊物"筆記本(the Notbook)"報導指出,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在2009年,有高達225所學校因為"刪除考試分析資料"而被警告。

在Sharon Nichols和David Berliner所寫的"附加損害:高利害關係考試如何破壞美國學校(Collateral Damage: How High-Stakes Testing Corrupts America’s Schools)"一書中,作者引述一項針對田納西州(Tennessee)的教師所做的調查發現,有9%的受訪教師表示,曾在州立考試和國家考試中親眼看到違反規定的情事。有一項調查則發現,10%的教師在考試中透露正確答案;10%的教師把作答錯誤之處告知學生;有15%的教師給學生更多時間完成考卷;而有5%的教師在考試中給予指導。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在2011年5月刊登了一則報導指出,異常多的學生獲得了考試及格的最低通過分數,只要考試及格,就可以畢業,而分數通常都是由學生自己的老師打的。"而根據該報所做的調查發現,就讀紐約市立公立高中的學生"獲得剛好考試及格的65分,或稍微高於65分的人數,大約是低於65分人數的5倍,...但是,即使是代數考試,獲得剛好65分的學生人數就高達8451人,而獲得61分、62分、63分,或64分的學生總數也不過是7145人。對此,統計學家認為這樣的得分人數曲線並不符合正常的情形。

我不知道對於考試制度的支持者來說,要有多少作弊的比率才不算異常,但是在Nichols和Berliner的書中,他們寫道:"似乎很清楚地看出,教師和行政人員通常都在做一些和考試有關的不當行為。"

然而,告訴學生正確答案,更改學生的考試成績,以及直接塗改學生的作答,這些作弊手法不只是不道德,更是違法。還有其他的作弊手段,即使表面上似乎並非作弊,但其實就是。這些大人不顧教育的真實價值犯下欺騙學生的勾當,而我們將這樣的行為貼上了作弊的標籤,這對孩子來說傷害更大。

美國有很多學校已經變成了考試準備機構,只教高利害關係考試規定的科目。一項由教育政策中心(Center on Education Policy, CEP)研究員Valli和Buese在2007年所做的研究發現,在NCLB法案實施5年後,有超過60%的學區表示,他們已經增加了數學課和英語課的授課時間,而有44%的學區則表示,他們已經減少了諸如社會、科學、藝術、音樂和體育等其他科目,或諸如午餐和下課等活動的時間。該項研究也發現,大多數的學區已經將英語和數學課程的內容窄化,只符合州立考試的考試範圍。研究尚發現,有84%的學區表示,他們已經改變了"某些"或"大部分"的小學課程內容,有79%的學區改變中學課程內容,而有76%的學區則是改變了高中課程內容,將重點放在閱讀科目及考試技巧的指導上。數學科也有類似的情形,有81%的學區表示,他們已經改變了中小學的課程,而有78%的學區則是改變了高中課程,將重點放在數學科目及考試技巧的指導上。此外,課堂上的授課內容也產生了變化,均以準備考試為導向。研究者也發現,自從NCLB法案實施後,由於教師必須迎合標準和考試,所以已經失去了課程和教學的自主權。研究者寫道:"教師感到被迫將教學內容迎合考試範圍,並且對於學區課程內容吻合州考試範圍的程度感到憂懼。"最近,該中心針對聯邦政府和州政府的績效責任政策對羅德島州(Rhode Island)、伊利諾州(Illinois)和華盛頓州(Washington)的課程及教學所造成的影響進行研究,結果發現課堂教學的重點均擺在為考試做準備,而且教師也逐漸把教學重心放在考試相關的內容上。

眾所皆知,學校和州政府藉由各種手段來操弄學生學習表現的資料。在學校方面,有許多地方的學校將某些學生排除在考試的名單之外,甚至不鼓勵某些學生上學。Lisa Snell在2005年寫了一篇文章指出,佛羅里達州的某所高中將126名學業低成就的學生"剔除"後,全校的(平均考試)成績就從"F"提高到"D"。同一年,"該州大約有160所學校在進行標準化考試之前,將某些學生轉學到其他學校,透過這種騙局來提高自己學校的考試成績。"在休士頓(Huston)的30所高中裡,有高達1/3所的標準化考試成績因為入學率縮水而提升。在2011年,喬治亞州(Georgia)迪卡爾布縣(DeKalb County)的某所學校校長,寫了一封信給該校13名學生的家長,告訴他們因為孩子的低出席率將導致該校無法達到"每年適當進步(Adequate Yearly Progress, AYP)"的法令規定,所以孩子將被退學。2007年,時代(Time)雜誌上的一篇報導指出,某所標準化考試成績優異的學校強迫或鼓勵弱勢學生離開學校(退學或轉學),以期縮小該校學生間的學業成就差距;此外,該報導指出,該校一名非洲裔學生因違紀多次而被開除,但真正原因可能是該校為了保住考試成績優異的聲譽,於是將某些學生開除,免得被貼上NCLB法案中所謂"辦學不利"的標籤。

在州政府方面,自從NCLB實施後,州政府操弄學生考試成績的事件就時有所聞。由於NCLB法案要求學校和州政府要增加學業成績達到精熟程度的學生人數比率,所以有些州政府就在劃分學生學業表現的切節分數上動手腳,把標準調降。根據聯邦政府在2009年所做的一項研究發現,"近年來,有將近1/3的州政府當局將學業表現的標準調降,這麼做將有助於學校符合NCLB法案中頂尖學校的定義。

近年來,根據美國國家研究會(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委託的教育小組所做的報告指出,自從NCLB法案實施後,雖然有時候高利害關係考試的成績大幅度的提升了,但是其他評量的成績卻沒有類似的表現。這告訴了我們,高利害關係的考試分數是被誇大了,不能用來呈現教育的真正成效。這種不實在、不誠實,以及不符合教育實務價值的誇大,對學生的學生是毫無助益的。

總上所述,在美國,學校作弊並非如考試制度擁護者所說,只是單一個案。我們不能只是簡單地將罪則歸咎於少數不道德的教育人員,而是必須要對真相有所瞭解,那就是,考試作弊早已氾濫成災,而且以各種形式存在於許許多多的公立學校裡,其罪魁禍首就是考試本位的績效責任政策。所以,我們應該著手改弦更張,並且應該深究考試制度。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Yong Zhao為國際知名教育學者、作家及演講者,專精於全球教育方法及應用,目前任職於美國奧瑞岡大學(University of Oregon),擔任教育測量、政策和領導學系教授,發表學術文章百餘篇,以及出版20餘本書,包括2014年出版的"誰害怕大惡龍:為何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好(最差)的教育體系(Who's Afraid of the Big Bad Dragon: Why China Has the Best (and Worst) Education System in the World)"、2012年出版的"世界級的學習者:教育創新與學生創業(World Class Learners:Educating Creative and Entrepreneurial Students)",以及2009年出版的"迎頭趕上或引領世界:在全球化時代的美國教育(Catching Up or Leading the Way: American Education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此外,他尚有經營部落格: http://zhaolearning.com.。

(*本文獲原作者Zaho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