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6日 星期日

企業改革運動才是亞特蘭大作弊醜聞案的幕後黑手

Jack Hassard原作

李明洋摘譯、改寫*

The Art of Teaching Science / 2011-07-12

原文網址: http://www.artofteachingscience.org/could-the-corporate-reform-movement-be-cause-of-crct-scandal-in-atlanta/

重點摘譯:

誠如州政府調查報告所說的,由於亞特蘭大公立學校學區(Atlanta School System, ASP)被"恐懼的文化(cultyre of fear)"所壟罩著,形成了一種保持緘默的氛圍,才會使得竄改學生考試資料的醜聞事件得以發生。

州政府的調查報告提供了3個理由,說明作弊醜聞是如何發生的:

1.學區設定的目標通常都不切實際,而且學校行政也不合理地向教師和校長施壓,要求他們達到目標;

2.由恐嚇和報復所形成的恐懼的文化,在整個學區裡瀰漫著;

3.學區督察長Hall及其行政官僚重視考試的結果及公眾的讚揚,因而導致誠信及道德的淪喪。

在該調查報告中,有一句話非常有趣:"亞特蘭大公立學校學區確實是個被數據驅策的體系,學校是否達到目標,最重要的就是看數據。"但是如果我們繼續追問下去,為何會如此。答案很簡單,因為州政府教育署本身就被"數據驅策"著。州政府要判斷某所學校和學區是否達到其所設定的目標,全都是用數據來決定。其實,這種的思維可以追溯到"沒有一個孩子落後(No Child Left Behind, NCLB)"法案,該法案所訂定的目標就是要求全國每一位學生的閱讀、語文和數學科目都要達到精熟程度。

目前,我們可以說是處於一個"企業改革運動(corporate reform movement)"的混亂狀態當中。該運動係由身價上億的投資者、企業主、慈善企業所擁護,投注了數十億的資金在特許學校的設立、共同核心標準(Common Core Standards)的訂定,以及為了評量是否達到共同核心標準而在年終舉行的考試。

幾個月前,Guggenheim拍攝的紀錄片"等待超人(Waiting for Superman)"上映了。在片中,拍攝者極度吹捧一所由企業龍頭資助的學校,認為在特許(私立)學校教書的都是好人,而誣陷公立學校教師為惡魔的代理人。該片雖然受到大力宣傳,但內容卻沒有任何實證依據,只是秉持先入為主的觀念,那就是公立學校都是辦學失敗的,所以唯有等待超人來解救他們。

大多數特許學校背後的資助者,就像KIPP Foundation,既是個基金會,也是個企業,但事實上,也是如假包換的華爾街投資客,他們看到了投資特許學校可以快速回本的商機。

誠如某位芝加哥的教育工作者所說的,難道我們真的想要讓一個曾經導致經濟大蕭條(Great Recession)的商業模式來取代,進而成為學校運作的模式嗎?雖然速度緩慢,但可以確定的是,這種商業模式已經被那些富有權勢的統治者、企業領袖以及富豪們拿來針對教育進行改革。

"等待超人"是企業改革運動的主題曲。現在,終於出現了一部片,對企業模式的改革運動提出了質疑,並且提供不同的聲音給公民、家長和教師參考。這部片的片名就叫做"等待超人背後令人不堪的真相(The Inconvenient Truth Behind Waiting for Superman)"。有興趣的讀者,不妨看看。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Jack Hassard早先為高中科學教師,為美國著名教育評論員及部落客,現為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Georgia State University)教育科學榮譽教授,著有"The Whole Cosmos Catalog of Science"、"The Art of Teaching Science: Inquiry and Innovation in Middle School and High School"、"Science as Inquiry"、"Science Experiences for the Early Childhood Years: An Integrated Affective Approach"等20餘本書,所經營的布落格"The Art of Teaching Science"極為著名。

(*本文取得原作者Hassard教授中文翻譯授權,本人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