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戳破明星特許學校考試高分的神話

Mark Palko & Andrew Gelman原作

Diane Ravitch轉引

李明洋摘譯、改寫

Diane Ravitch's blog / 2016-08-17

原文網址: https://dianeravitch.net/2016/08/17/success-academy-statisticians-explain-how-schools-that-obsess-about-test-scores-ruin-the-validity-of-tests-as-a-measure/

重點摘譯:

統計學家Mark Palko和Andrew Gelman提出解釋,何以鍾情於考試成績會損毀成績的價值。就如同他們所舉的例子:Eva Moskowitz的"成功學院(Success Academies)"。該校的師生都為了追求高分而活。不僅要公布學生的姓名和考試排名,就連老師也要。

還記得"坎貝爾法則(Campbell's Law)"嗎?該法則的意思就是,當我們將(評量的)結果依附於評量時,那麼評量就失去了它的效度。

Palko和Gelman指出:"當學校採用挑選學生和逼退學生的政策,有效地過濾掉許多極度貧困學生、非英語裔學生和身心障礙學生,結果得到了令人不可置信的測驗成績,其優勢就會遠大於一般的公立學校。

但這麼做所導致的問題其實超過了多數批評者所了解的程度,亦即當我們把數據拿來和某些基本的社會科學原則放在一起看,就會發現那些自詡為"沒有藉口(no excuse)"的特許學校,他們的所作所為乃破壞了以數據為本位的教育改革基礎

身為統計學家,我們對於一個時常發生的問題相當熟稔,那就是如果測驗將原本所要評量的最終結果予以掩蓋,那麼該測驗就會淪為無效的測驗。

不妨回溯到舊蘇聯(Soviet Union)的時代,工廠為了爭奪不切實際的生產配額,結果大量製造出無用的產品。同樣的,許多特許學校背負著要達到不切實際考試成績的壓力,於是昧著良心去獲取他們(對外界)所承諾的數據。他們會因為這麼做而得到獎勵。但是過度執著於測驗成績將會破壞原先就會存在的測驗成績與學業成就之間的關聯性。"

他們指出,"成功學院"的學生測驗成績高得嚇人,然而該校連續兩年,沒有任何一個8年級的學生取得該市明星高中的入學許可。到了第三年,才有11%的學生取得入學許可。

然而,著名教育部落客的"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教師Gary Rubinstein對此評論道:"有一點我們必須注意,該校11%的高中入學率,也就是54個申請學生中,有6個被錄取的數據是被膨脹了,因為該校有200名學生的成績達到申請資格,卻只有54個申請。"

所以,其實是成功學院的200名學生中,有資格參加測驗的只有54個人,其中有6個通過了測驗。

考試考高分是比考試考低分來得好,但他們最好不要碰到針對教師素質或學校品質所做的評量,因為那會讓他們太過重視,結果卻毀掉了自己的價值。


作者簡介

Andrew Gelman為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統計學系和政治科學系教授
,著有"A Quantitative Tour of the Social Sciences "、"Handbook of Markov Chain Monte Carlo,"、"Red State, Blue State, Rich State, Poor State: Why Americans Vote the Way They Do"和"Bayesian Data Analysis"等書,以及百餘篇學術著作。

Diane Ravitch為著名的美國教育史學家、教育政策觀察員、教育分析與評論員,現任職於美國紐約大學。 著有"The Death and Life of the Great American School System: How Testing and Choice Are Undermining Education"和"Reign of Error: The Hoax of the Privatization Movement and the Danger to America's Public Schools"等書。

(*本文取得Diane Ravitch教授中文授權翻譯,本人特此致謝)